我要投稿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主页 > 评论 >

《人民文学》主编:《西游记》是成长小说,有老庄文化的特点


2017-05-08 21:29 [评论] 来源于:澎湃新闻
导读:5月7日,由北京十月文学院主办的文学讲座活动“名家讲经典”第二场讲座在十月文学院举办。《人民文学》杂志主编施战军以“《西游记》:作妖史与捉妖记”为题,讲解文学作品《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5月7日,由北京十月文学院主办的文学讲座活动“名家讲经典”第二场讲座在十月文学院举办。《人民文学》杂志主编施战军以“《西游记》:作妖史与捉妖记”为题,讲解文学作品《西游记》。
讲座中,施战军回答了在西天取经路上先为妖又捉妖、桀骜又亲切的孙悟空,在《西游记》中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以及《西游记》又呈现了怎样一部有趣有义、有善有斗的作妖史与捉妖记。

《西游记》密码:“动静”“生死”“妖猴”“他我”之辩
阅读《西游记》,首先要掌握其密码,施战军认为“这个密码是通过几种概念冲突、辩驳形成的”,并将其总结为“动静”“生死”“妖猴”与“他我”之辩。
“动静之辩”的背景来自100年前中国文化开始向现代转型的过程中,“曾经有过激烈的东西文化大论战,《东方》杂志主笔杜亚泉曾经提出一个概念——‘动的文明和静的文明’,他认为东方是静文明,西方是动文明,所以东方文明更高级。那时西方想改变自身,认为东方文明可以拯救一切。”施战军说。
关于《西游记》,施战军认为“这部小说以动为表、静为底,实际上有老庄文化的特点。《西游记》的动用‘闹’来说明,闹在《西游记》里是关键词,大闹天宫、大闹盘丝洞,到底都是闹。孙悟空说把棍子举起来就举起来,猪八戒想把耙子举起来就举起来,妖精出现的时候狂风大作,每个人都愿意出手……人物都是不安分的,这里边形象很少有安分的存在,怎么办?唐僧的出现就是来对付‘闹’的,是让闹安分的力量。像如来、菩萨、师父这样的人,都是静的象征,正定而自信。静是制动历史、人类的力量,社会怎么走、你怎么摔打都在他们掌控之中,而且最难对付的妖都是他们放出来的。九九归一,81难、72变,定这些数字的人也是掌握恒定的某种力量。这是小说里的动和静的辩证法。”
“生死之辩”更贴近文本,唐僧、菩萨是慈悲为怀,是护生,而更多其他人物是说杀人就杀人,所以护生和杀生构成一个范畴。施战军以孙悟空为例,“孙悟空叫‘心猿’,刚被师父解救的时候,先是杀虎做衣裳,后是打死六贼弄盘缠,中华文化精华埋藏在这里,后边所有的故事从这里生发出来。约束和自由都是建立在杀生和护生之间,后来每次孙悟空动杀心、打妖怪的时候,唐僧都要念咒,这种冲突激发了故事。”施战军说。

施战军将“妖猴之辩”理解为初心和成长之间的关系:“我们都有这种经验,童年想的问题不断被成人世界修改,各种各样力量像绳子牵着你,初心可能最后完全实现不了。孙悟空走的路事实上就是这样,它的家长就是那样一些人:唐僧、佛祖、菩萨。果然它最后长大成为‘斗战圣佛’,这个小说只好结束,无法再写下去。跟《红楼梦》一样,《红楼梦》见这些小孩长大了,有了家庭、性的意识,过去初心变成野心、占有欲,大观园也应该毁了。”不过《西游记》却不像《红楼梦》那般绝望,“《西游记》结束的时候很好玩,有一个小细节,他们成了佛,悟空问师傅:‘师傅,此行我已经成佛,与你一般,莫成还戴紧锢尔?’已经成了佛的悟空说的还是猴话,而不是领导报告,他自始至终都可爱,初心、猴性一直在。”
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在《西游记》中非常复杂,就是“他我之辩”。施战军认为最核心是师徒四人加上白龙马,还有什么都知道、都掌控的如来,以及悟空并不尊重的“玉帝老儿”。另外,王母娘娘虽然出现次数不高,但是非常重要,《西游记》里边的人出事,都是和王母娘娘有关,孙悟空、猪八戒、沙僧他们之所以被惩罚,理由都来自王母巨大的沙龙——蟠桃会,因为它是“八卦窝”,这种聚会特别危险、特别容易生事。还有唐太宗,这个小说给了他充分的尊重,关于唐太宗的描写往往比玉皇大帝描写放得尊重多。还有他们路上遇到的人,比如牛魔王一家三口,孙悟空与他们都发生摩擦。还有各种贪欲的妖怪,因为听说吃了唐僧肉长生不老就要吃唐僧。还有男女情,小说写到刚进到女儿国的时候,马上有暧昧的气息过来……各种人在他我之间产生巨大的张力场,在夫妻、亲戚、师徒关系中,各种复杂的关系都让师徒四人尝试一遍,这非常有趣。”

“大人小孩都能在《西游记》中做梦”
《西游记》和四大名著其他本非常不同,“《水浒传》是男人的梦,《红楼梦》是长到一定岁数,回头看沧桑人生才能有所感悟的,《三国演义》讲政治,也是成人男子才能够理解。而大人孩子都能在《西游记》中做梦,看到自己需要的东西,小孩看大闹天宫、妖魔鬼怪,大人看到英雄梦,也看到现实生活。《西游记》的每一只小手都能恰好够搔到痒处,每个人都能在《西游记》中找到现实里得不到的安慰。”施战军说。“《西游记》某种程度上跟《红楼梦》有点相似,基本上是孩童视角,如果不是站在未长大的、有童真、有初心的人的视角,这两本名著不会有这么多话题,也不会那么深刻,纯真是无疑。”
“《西游记》的设定超级脸谱化,使得带入感非常强,因为它的人和事在现实中都能找到对应物,所以最适合角色扮演。虽不够讲究审美原则,却反而放开面对大众审美,像《红楼梦》《三国演义》都拿不下这个架子。”关于西游记的现实主义,施战军说:“事实上它就是人间的某种写照,而这个人间不是固定的朝代,只要有人的地方都可能存在的这样一种人间。而这样人间在其他名著里边很难找到对应,所以它的普通适应性功能,在四大名著里首屈一指。同时它的趣味性也是四大名著里最高的,孙悟空、猪八戒每个对话出来我们都会噗嗤一笑,然后唐僧那么正经回应他们问题的时候,我们又觉得冷幽默来了。这种老百姓自己猜摸的某种审美的空隙,让我们加进去很多想象,《西游记》也是首屈一指。”

从作妖的猴到捉妖的佛
一开始作妖的猴子,后来成为捉妖的“斗战胜佛”,施战军认为《西游记》最主要的人生训教就是“怎么在滋生自己的同时,给他人留下空间”。“猴子从石头里蹦出来,学了本事成为‘心猿’,由最原始一点点脱去本能,一次次哭、一次次长大,最后成为‘斗战胜佛’、取了真经。我们心跟着衰落,觉得没意思,恰恰这个时候我们看到猴性没死,他还说观音菩萨哪里对它不好。传统小说很少有大团圆之下还留一笔的,这也是《西游记》很亮眼的地方。”

(编辑:东莞网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来源网站或作者个人观点,与东莞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侵权联系后立即处理,在线联系QQ:94083,邮箱:admin@dongguan.gd.cn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