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主页 > 热点 > 国内 >

“开山凿壁”的筑“路”人


2021-02-17 00:11 [国内] 来源于:求是网关注
导读:“开山凿壁”的筑“路”人 中共重庆市委 什么是一名共产党员的“初心”? 重庆市巫山县竹贤乡下庄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毛相林的回答是:开山凿壁、修通天路,带头引路、拔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开山凿壁”的筑“路”人
中共重庆市委
什么是一名共产党员的“初心”?
重庆市巫山县竹贤乡下庄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毛相林的回答是:开山凿壁、修通天路,带头引路、拔除穷根,让下庄村人过上好日子。
这个有着43年工作经历、29年党龄的党员,带领村民用最原始的方式在悬崖峭壁上凿石修道,历时7年铺就一条8公里的“绝壁天路”;培育“三色”经济,发展乡村旅游,推进移风易俗,提振信心志气,把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让乡亲们改变贫困落后面貌,过上富裕文明生活。他用苦干实干践行了中国共产党人为人民谋幸福的初心,书写下愚公精神的当代传奇。2020年11月18日,中共中央宣传部授予毛相林同志“时代楷模”称号。
将初心融进灵魂,绝壁抠出向生天路
毛相林在入党申请书中写道:“党员就要以身作则,不要怕苦,不要怕累,要带头。”
他是这样写的,也是这样做的。
下庄村位于重庆市巫山县小三峡的深处,整个村子被“锁”在由喀斯特地貌形成的巨大“天坑”之中,从“井口”到“井底”,垂直高度1100多米,“井底”直径1.3公里,井口直径不到10公里。过去,全村4个社、96户人家就住在“井底”,连接外界的唯一一条“路”,是近70度坡度的山体上三个大台阶和108道“之”字拐。村民们去巫山县城,要经由逼仄的古道翻越悬崖,一来一回至少4天。到1997年时,全村397人中有150多人一辈子没有离开过大山,160多人没见过公路……
闭塞的交通束缚了人们挣脱贫困和封闭的双手,阻挡着全村通向文明和富裕的脚步。水果成熟了却运不出去,只能烂在地里;药材无法销售出去,只能用来烧火;猪羊赶不出山,不能变成现钱;生了急病的村民,抬到半路就没救了;山外的姑娘打死也不往山里嫁……
难道下庄村人注定与世隔绝?注定只能当“井底之蛙”?注定生活在这“天坑”之下,子子孙孙穷下去?1997年7月,刚刚当上村支书一年多的毛相林坐在下庄村的“井口”之上,望着四周海拔1000多米的群山,眼泪夺眶而出。路,已经到了不能不修的时候了,没有路,他们就是最后的下庄村人!
然而那时,下庄村的路还没有列入全县规划,一无钱、二无机械,硬生生在悬崖上抠一条路吗?毛相林回想着自己当年入党时写下的话,“我用什么为人民办事?忠于党又能为党做些什么?”来自内心深处的发问让他下定了决心:要修路,再难也要修,抠也要为子孙后代抠出一条路来!面对村民的质疑和反对,他激昂地说:“山凿一尺宽一尺,路修一丈长一丈,就算我们这代人穷十年、苦十年,也一定要让下一辈人过上好日子!”这句话激荡起村民们向贫穷闭塞宣战的决心和勇气。
山一样的艰难,终难敌山一样的意志。缺乏劳动力,毛相林就号召在家劳力全都上工地,还给外出务工的青壮年写劝回信;没有资金,他带头卖猪卖粮,四方借款筹措……1997年冬,下庄村人在绝壁之上打响了向命运抗争的第一炮。那一天,随着此起彼伏的炮声响起,很多人激动地哭了,这是几代人改天换命的愿望!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下庄人修路,无异于上青天。没有工具,他们就用最原始的方法:“土专家”放红绳,在半山腰荡着“秋千”勘测地形;村民腰系长绳,悬在空中钻炮眼,在“炸了一炮”的垂直山体上,用手挖,用脚蹬,硬是抠出了一条通向外界的向生天路。图为下庄村修路村民正在作业。三峡融媒体中心记者 骆勇/摄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下庄人修路,无异于上青天。没有工具,他们就用最原始的方法:“土专家”放红绳,在半山腰荡着“秋千”勘测地形;村民腰系长绳,悬在空中钻炮眼,在“炸了一炮”的垂直山体上,用手挖,用脚蹬,硬是抠出了一条通向外界的向生天路。图为下庄村修路村民正在作业。三峡融媒体中心记者 骆勇/摄

然而,在绝壁上开出一条天路,远比想象的更加艰难。没有工具,毛相林和村民们就腰系长绳,用大锤、钢钎、簸箕等简单的农具悬在空中钻炮眼;没有任何保护措施,他们在“炸了一炮”的垂直山体上,将炸开的缺口作为“立足之地”,用手挖,用脚蹬;高山绝壁没有人家,他们就住山顶、喝泉水、睡山洞。为早日修通绝壁路,毛相林最长一次在工地驻扎了3个月没回家。他说,我是修路发起人,最重的活、最危险的活必须带头。就像蚂蚁啃骨头一样,毛相林带领着下庄村人,在悬崖上艰难地一寸一寸向前推进。
修路是危险的,牺牲随时可能发生。1999年8月,26岁的村民沈庆富被峭壁上落下的石头砸中头部,掉下悬崖牺牲了;同年9月,36岁的村民黄会元被一方巨石砸到300多米的深沟里。两个月里接连牺牲两条鲜活的生命,路还要继续修吗?还会不会有人牺牲?在黄会元的灵堂前,压力与愧疚让内心一直无比坚定的毛相林第一次产生了动摇。
就在全村人陷入悲痛,陷入对修路的挣扎与彷徨时,黄会元72岁的老父亲站了出来,当着全村男女老少的面,说了这样一番话:“我们这个地方这么苦寒,我们数十代的人受了这么多年的辛苦,哪怕我儿子黄会元死了,我也期望大家再努力一把,我们公路就修通了,就摆脱这个贫困了……”老人的话掷地有声,震撼着每一个下庄人的心。毛相林含泪问村民:“同意继续修公路的,请举手!”一声声响彻天地的“修”,一双双高高举起的手,让毛相林浑身又充满了力量。第二天天还没亮,他就带着村民们,又一次向大山发起了挑战,再没有退缩。
矢志不渝、百折不挠的愚公精神,是战胜困难最坚强的力量。2004年4月,历时7年,毛相林以“愚公移山”般的决心和毅力,带领村民终于在几乎垂直的绝壁上凿出了一条长8公里的“天路”,下庄村人终于能够走出“天坑”,几代人的梦想终成现实。路通的那天,毛相林找来一辆车,把这条路从头走到尾。全村男女老少,自发形成队伍,跟着他走。走到终点时,毛相林大声对着乡亲、对着群山说:“今天我们终于把这条路修通了,我们没有辜负死去的兄弟们。”那天,村民们笑了,他却哭得像个孩子。

(编辑:东莞网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来源网站或作者个人观点,与东莞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侵权联系后立即处理,在线联系QQ:94083,邮箱:admin@dongguan.gd.cn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