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锐教育官宣暂停营业,涉27亿学费!创始人张熙正接受调查

 红星资本局原创

  记者|吴丹若 谢雨桐

  责编|任志江 编辑|余冬梅

  10月13日,精锐教育(NYSE:ONE)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致精锐学员与家长的一封信》,宣布全面转型非学科业务,并于10月12日起暂停营业。

  此前,多地精锐教育校区都已停课,退费维权的家长正不断增多,不少人涉及费用超10万元。在宣布暂停营业之前,10月9日,精锐教育宣布分割旗下品牌、各地分校以保持独立运营,有分校已起诉总部讨要欠款。

  红星资本局调查发现,精锐教育事件还暴露出目前的监管漏洞,其并未按照规定只收取3个月学费,学费监管账户也没有真正起到监管的作用。

  值得一提的是,有教育部门人士告诉红星资本局,“张熙没有跑路。目前收到的消息是上海经侦已经在调查了。”

  1月就有端倪,8月开始欠薪

  国庆前有分校备案分割

  精锐教育爆雷,早在今年1月就初现端倪。

  精锐教育一家分校的工作人员告诉红星资本局,此前预收的学费全部打往上海本部,但今年1月,一笔4000万元的款项没有按规定返还。

  到了8月份,员工、学生家长、各地分校都察觉到精锐教育出了问题。

  苏州小小地球的全职老师陈冰(化名)告诉红星资本局,目前已被欠薪一个多月,“10月8日那天突然被口头通知工资延发,欠薪一万多元,已经申请劳动仲裁。”

  家长韩先生在8月29日提出退款,按照合同应该20个工作日到账,其却在9月收到通知,称因财务审计要延迟退款,更改为45个工作日,且要求家长签署延期到账确认书,否则不予受理。红星资本局了解到,凡是8月后发起退款的家长,经历基本与韩先生相同,且至今没有退款成功。

  此外,红星资本局了解到,精锐教育成都地区的很多员工都没有收到8月、9月的工资和报销款,上海、苏州、杭州等多地分校员工也在网上投诉了欠薪问题。有地方分校9月感到事态严重,向当地教育局做了分割备案,并截留了部分资金以防万一。

  成都精锐教育紫荆校区的工作人员透露:“原本工资是由上海总部发放的,但为了稳定军心,成都的投资人用自己的资金垫付了老师的工资,然后投资人再去向上海总部追偿。我们律师的文件已经发过去了。”

  “国庆节前,精锐已经在教育局备过案了,当时教育局就针对这个事情,召开了好几个紧急会议。当时的要求就是第一要跟上海做好分离工作,第二要稳定教研教课。”成都教育局工作人员向红星资本局确认了备案情况,“目前来看,不管是家长还是教员,都希望机构能继续开下去,市教育局全力支持他们能合法合规的营业。”

  值得一提的是,精锐教育在7、8月还在卖课收钱,而且比以往加大了营销力度。上海张女士于7月31日买课,韩先生于8月7日买课,买课前两位家长都向工作人员确认了精锐不受“双减”政策影响,正常经营。“一个多月后就爆雷,这不可能是短期的问题。看起来就像是做好了‘跑路’的准备,最后割一波韭菜。”

  自杀、辟谣、闭校、破产

  5天内上演“过山车”剧情

  10月7日,网传精锐教育创始人兼CEO张熙在朋友圈发文向亲友、客户和员工等致歉,其称自己患抑郁症一段时间了,一心做教育但投资扩张太过激进,又疏于投资及财务管理,导致今天的局面。

  网传图片中,张熙称自己“为了做好教育真心倾家荡产了”,“好想重头再来,愿有来生,再不创业,应该花更多时间陪伴家人陪伴朋友”。

  10月8日,精锐教育工作人员向红星资本局表示,张熙没有轻生,上午还在公司开会,公司也正常运营、向家长退费。“网传的朋友圈截图为假,张总的朋友圈不是这样的。”

  据精锐教育提供的截图,张熙在朋友圈发文澄清,“我没事,精锐好好的,我也好好的,我和精锐的一万名伙伴在政府的帮助下要做率先转型成功的教育企业。”

  然而,朋友圈的假消息最终成真了!

  短短5天时间,精锐教育经历了创始人疑似轻生、被传停业——官方辟谣——突然停课并延发工资——正式停业的“过山车”式反转剧情。

  家长衫女士告诉红星资本局,10月8日,小小地球突然停课,当时精锐教育的教学秩序仍然正常。9日,有家长发现,超过一半的老师没有继续上课,至慧学堂停课。10日,上海某精锐校区校长仍然在粉饰太平,“不要听外面的谣言,我们收到的消息没有任何变化”,其称部分教师停课是在休年假。11日,上海大部分校区停业。12日,上海精锐教育正式宣布暂停营业。

  10月8日-10日,家长们连续3天围堵精锐总部,而至今没有一位精锐教育负责人出面解释。

  红星资本局拨打了精锐教育的官方客服热线,上周还能接通的电话显示呼叫不成功;上市公司董秘办电话长期无法接通;公司官网也已经无法打开。

  老师们也表示,没有提前接到任何消息。

  上海精锐的全职老师顾秋雨(化名)告诉红星资本局,“‘双减’政策之后,领导一直声称公司在配合政府积极转型,肯定不会倒闭。启文教育倒闭后,公司甚至提前两天发工资来表示资金链没有问题。这都给了老师们信心。”

  然而10月8日,精锐教育突然口头通知,延发工资至26日,“这时候老师都感觉有问题了,”顾秋雨说,“10日警察到校告知,有领导开会说精锐教育倒了。但老师们完全不知道,昨天还在上课。后来各校区的副校长和校长在群里问张熙是否确定26日能发工资,张熙并未回应,只说已经对接区里做转型,精锐倒闭是谣言,会报警处理,然后就一直没后文了。总经理范晔对消息也是已读不回。”

  11日凌晨,很多员工连夜搬走了办公室的固定资产。当天上午,上海精锐员工被通知全体居家办公。

  对于精锐教育承诺的26日发工资,受访员工普遍认为希望不大。“精锐教育的核心群从未发布过任何安抚方案,没有做出挽救的努力。”

  生均单价高达4万元

  老师工资只占学费的1/10

  精锐教育学费昂贵众所周知,财报显示,精锐1对1、1对3的生均单价高达4万元。张女士购买的一季度的1对1与一年度小班课程(捆绑销售优惠1000元),学费21600元;韩先生购买了360个课时,学费92000元。

  截至2021年2月28日,精锐教育收取的客户预付学费余额为27.31亿元。

  然而,精锐教育的高学费并未落入老师们的腰包。

  陈冰介绍称,精锐旗下不同的品牌工资构成不一样,课时费也不一样。小小地球的小班一次可以收取学生1200-3600元的课时费,但老师只获得百元的收入,最多约为十分之一。

  上海精锐的兼职老师吴梦告诉红星资本局,“全职老师的工资差不多就是学生学费的十分之一,高不到哪去。兼职老师基本上一个小时80-120元,但我在其他机构一小时最低200元起。”

  她表示,各地精锐的课时费基本由机构总部统一定价,校区校长或者负责人的权限有限。而精锐的老师流动性又非常强,“就像房产中介一样,一直在招人。”

  吴梦表示疑惑:“反正老师也没挣到钱,家长掏的钱又巨贵,那这个钱你说去哪儿了?”

  红星资本局发现,截至2020年8月31日,公司有员工12667人,其中老师6598人、市场销售1624人、总务行政人员2907人。有精锐员工指出,工资最高的是卖课的班主任,教师的平均工资不到1万元。

  财报显示,2020年,教师和学习顾问的员工薪酬费用12.4亿元。

  钱都用于扩张?

  上海以外分校均部分持股,实缴资本可取出

  那这些学费都用在哪里了呢?真的像精锐教育给老师和家长解释的那样,很多资金都用于扩张了吗?

  公开信息显示,2015年到2019年,包括天津华英和北京巨人在内,精锐教育密集收购了14家教育培训机构。从精锐教育上市后披露信息看,其并购资金大多来自学生预付费和银行贷款。2018年精锐教育通过赴美上市募集了1.67亿美元,这笔钱也被用于收购。

  扩张的成果之一是遍布全国的线下教学点位。截至2021年2月28日,精锐教育在36个城市拥有457个学习中心,全部是租房运营。

  红星资本局调查发现,注册成立这些点位并不怎么花钱。

  精锐相关人士告诉红星资本局,精锐对上海以外的全国分支机构,都采用控股子公司的模式,上海精锐总部控股51%以上,本地投资人成立的投资公司持有剩余的股份。双方都实缴货币资本,注册资本从数十万元至上千万元不等。每个城市的子公司100%控股当地的学习中心,每家学习中心都是独立主体,实缴资本数十万元。

  上海总部控制着财务,预收的学费要全部打给总部,再由总部拨款支付教师薪酬、校区租金、水电费。因此很多校区目前都处于欠水费、电费的状态。

  以成都为例,成都精创锐教育咨询有限责任公司旗下有8家全资子公司,对应成都的7个学习中心。上海精育投资有限公司实缴出资278.72万元,持股53.6%,成都精宏教育咨询有限公司(本地投资人)实缴出资241.28万元,持股46.4%,均为货币出资。

  然而精锐不一定真的投了这么多钱。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张律师丽丽指出,实缴资本一般在公司成立后就可以取出来。这钱必须用在公司需要使用的地方,还要开具相关发票。提取出来有两种方式,一种是正常投资,公司的日常经营开销,发放工资,购买设备材料、办公用品等;另一种是股东借款。企业一旦经营成立,就和投资者形成两个完全独立的法律主体,两者之间发生借贷关系,从法律上来说是合法的,投资者没有侵占被投资者的合法财产,就不能算作抽逃。

  相比投建,精锐教育花在翻新学习中心上的钱可能更多。仅2020财年,与学习中心翻新成本相关的折旧和摊销费用就高达2亿元。

  此外,精锐教育旗下还有加盟业务。年报显示,截至2020年8月31日,精锐向13学习中心授予了两个品牌的特许经营权。

  暴露预付学费监管漏洞:

  须主管部门主动审查,银行资金无具体明细

  由于精锐各校区营业执照上的公司名字各不相同,各个校区的监管账户都不一样。“所有监管账户都在当地教育部门的监管下。而这些账户里的钱都必须打到总部。”精锐相关负责人表示,此外,小小地球、至慧学堂虽然是独立的事业部,但收取的学费也交到了总部。

  预付学费如何监管?

  《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中指出,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各地教育部门要加强与金融部门的合作,探索通过建立学杂费专用账户、严控账户最低余额和大额资金流动等措施加强对培训机构资金的监管。培训机构收费项目及标准应当向社会公示,并接受有关部门的监督。

  在线教育分析师陈礼腾向红星资本局表示,资金监控管理办法是要求各校外培训机构选择一家银行,开设唯一的培训费资金专户,并报主管部门(一般是教育局)备案。“在资金打入指定银行的时候不会有具体明细,除非主管部门主动审查不然很难发现,要么用户举报 要么主动审查。”

  此外,受访家长的缴费情况明确显示,精锐教育一次性收取的学费超过3个月。

  “《意见》里写了监督,对于定期审查没有要求,具体得看各地方监管部门的主动性和积极性了。” 陈礼腾表示。

  家长欠费、员工欠薪人均上万

  分校独立运营后应该找谁讨还?

  据受访员工介绍,全职教师和正式员工普遍没有收到8月、9月的工资,而兼职教师没有欠薪。

  精锐教育从上海起家,然而大本营却成了重灾区。“每个校区都组建了维权群,剩余课时费10万元以上的家长比比皆是。” 韩先生向红星资本局表示,由于课程昂贵,几乎每个校区拖欠的课时费总额都超过百万元。

  以成都建设路精锐高端辅导为例,该学习中心现有105名学生。工作人员告诉红星资本局,截至目前,未完成的课时金额约有200万元,需要半年时间才能全部上完,有10多位家长要求退款;中心共有15位员工,其中教师9人,平均每人欠薪1.5-2万元。

  假设每个学习中心的情况与上述案例相同,精锐教育未完成的课时金额9.14亿元。则计入收益的预付学费为18.17亿元,拖欠员工薪酬约1.9亿元-2.5亿元。

  红星资本局搜索黑猫投诉平台发现,共有118条对精锐教育的投诉,涉及上海、苏州、杭州、南京、温州、北京、广州、成都等地,涉诉金额几乎全部在1万元以上,最高的近50万元。

  如果精锐教育破产,各地分校独立运营,家长该向谁追偿?

  泰和泰律师事务所宋宏宇律师告诉红星资本局,精锐教育各地的校区属于总部集团控股的子公司,如果家长是与子公司签署的合同,则应该由子公司履行教育义务。母公司破产,子公司应该收的钱上交给母公司了,那么子公司对母公司有债权,能不能要回来是子公司与母公司的事。母公司破产对子公司是否履行与家长的合同无关。如果子公司无法上课,由子公司承担违约责任,子公司对家长有债务。

  如果家长是与精锐教育的母公司签署的合同,那么母公司破产直接影响合同是否继续履行,这要在破产过程中,由破产管理人决定,主动权不在家长这边。如果破产管理人决定终止合同,家长可以主张管理人承担由此产生的损失。

  如果当时签署的是三方协议,子公司上课,母公司收钱,那么母公司破产,还是要看破产管理人是否要履行合同。

  在《告家长书》中,精锐表示,为妥善处理后续事宜,成立了专门的工作小组,家长可扫描二维码网上登记(退费)。同时,精锐教育在各地办学点设置了客户接待中心,及时解答疑问和处理问题。

  “张熙是不是有违法行为?有没有职务侵占?是不是转移资产到海外了?”一位受访家长告诉红星资本局,“我们就希望盘账看收支,还原资金往来真相,而不是一句‘总部没钱了’。”

  有教育部门人士告诉红星资本局,“张熙没有跑路。目前上海经侦已经在调查了。”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来源网站或作者个人观点,与东莞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侵权联系后立即处理,在线联系QQ:94083,邮箱:admin@dongguan.gd.cn
栏目索引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