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集团IPO 员工呼唤张一鸣

过去半个月,字节跳动任命新CFO、宣布成立抖音集团,以频繁的动作,让“上市”之梦从传闻向变成现实又迈进了一步。

尽管如此,未知的信息还有很多。在直呼“看不懂”之余,员工们更为关心自己手中的期权将如何折算:拿了字节的期权,抖音分拆赴港上市,期权是不是会大打折扣?

但对于上市,他们等待了太久。2021年4月,自字节跳动官方曾明确表示“公司暂不具备上市条件,目前无上市计划”,至今已经一年有余。期间,这家公司频传从猛踩油门转向“去肥增瘦”,大小周取消、业务线BU化、绩效打分收紧,它依然坚持“始终创业”,却多了一丝“守业”的克制和冷静。

这在今年5月“字节FII事件”发生时表现得尤为明显,一条引爆字节圈的绩效复议申诉帖与发帖人的飞书账号一同消失,字节公布的调查结果却激起了越来越多的不满。部分员工在表达内心愤懑的同时,不免产生这样的疑问:如果一鸣还在,他会怎么处理?

到今年5月20日,张一鸣交棒梁汝波将满一年。在一些人眼中,他从未真正离开过,比如他会时不时冒出来,复查程序员的代码;在另一些人看来,他其实消失了太久,以至于每有变动,呼唤他“速归”的声音层出不穷。

进与退之间,关于增长,关于文化,关于信任,字节跳动这家公司仍然在寻找答案。

抖音集团,上市在即?

近日,字节跳动旗下多个公司陆续更名为“抖音”相关——字节跳动有限公司更名为抖音有限公司,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更名为北京抖音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此外,香港公司注册处网站显示,字节跳动(香港)有限公司也已更名为抖音集团(香港)有限公司,生效时间为5月6日。

外界普遍猜测,此举或许意味着字节正在考虑将包括抖音、今日头条、西瓜视频、番茄小说等在内的国内业务打包,分拆为抖音集团赴港上市,而TikTok则继续着眼于美股市场,待时机成熟后再行推进。

多位字节员工及前员工对此感到惊讶,尽管此前他们对于字节跳动将业务分拆上市有所预期,但对于此举仍旧表示“看不懂”。有人甚至心怀忐忑:“现在上市,股价应该会跌吧?”

但CFO已经就位。4月25日,在空缺五个月后,字节跳动迎来了新一任CFO——世达国际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高准。按照字节跳动CEO梁汝波在内部信中所述,自2016年起,高准与字节在公司收购和融资项目上合作频繁,她不仅熟悉字节的使命、文化、团队和业务,还在公司治理和企业发展方面具有丰富的经验和思考,“相信她的加入会给公司带来很大帮助”。

据《光子星球》报道,一位投行人士称,高准加盟字节后,圈内不少与之熟悉的人士向其本人询问字节是否即将进行IPO,基本都遭到了高准的否认。“不过,以行业内的人对她的了解,她越是想隐藏什么,很可能越是有实质性动作。”

无论是能力或是资历,高准都被一些人认为是业内数一数二的存在。从业二十余年,她和所在团队先后为100多家公司的上市及其他资本市场项目提供了法律服务,携程、百度、新东方等中概股公司敲钟背后,都有她的参与。

看似万事俱备,但抖音上市的时间表并未确定。不过,目前的公开报道却称,由于过去几年与字节和张一鸣保持良好合作关系,高盛成为抖音上市的主承销商几无悬念——在特朗普政府向TikTok发难、要求其出售或关闭美国业务的那段时间里,字节被迫接触了多家美国公司,以寻求损失最小的解决方案。张一鸣本人为此在美逗留数月斡旋,高盛帮忙安排了众多谈判,这也是双方建立信任的基础。

公开资料显示,成立十年的字节跳动共完成九轮融资,身后站立着红杉资本、海纳亚洲、老虎环球基金、KKR等多家机构。随着业务的发展,其估值一路上涨。去年4月,《南华早报》援引多位知情人士消息称,字节在私募市场的价值一直在膨胀,估值接近4000亿美元。

但今时不同往日,资本市场面对的不确定性与日俱增。以常被与字节放在一起对比的快手为例,2021年2月,后者以短视频第一股登陆港股,开盘大涨193%,市值突破万亿港元。然而,在随后的三百多个交易日中,其股价持续下探,震荡不休。截至5月12日收盘,快手股价报收每股67.4港元。

于是,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一向“All in”期权的员工,在面对今年年终奖发放方式的选择时犹豫不决。他们之中,有人背负着数额不低的房贷,有人担心出现紧迫的用钱需求,还有人转向了更为保守的投资方式——定期储蓄,落袋为安。

所以,当抖音集团成立、上市仿佛再度提上日程之际,手握期权的员工更为关注的是:彼时自己以字节的估值获得期权,一旦分拆上市,期权价值是否发生变化?和在哪里上市、以何种方式上市相比,对他们而言,“期权不要跌”才是最重要的。

从踩油门到“去肥增瘦”

毕竟,“去肥增瘦”已成为包括字节在内,一众互联网公司的共同选择。

最先受到影响的是教育业务,张一鸣视之为“公司跨界尝试的新业务方向”,但随着“双减”政策落地,相关产品线不得不随之调整。2021年8月,字节大力教育旗下包括瓜瓜龙、清北网校等在内的多个项目实行了“N+2”的裁员补偿计划,教辅团队几乎全部裁撤。半年后,已停止服务的GOGOKID、你拍一、清北小班和汤圆英语几大在线教育业务于官网上发布停运公告。目前,大力教育官网共显示七款产品,覆盖智能学习、终身教育与职业发展、大力智能与教育公益四个领域。

证券业务同样按下暂停键。2022年2月,华林证券发布公告称,已就购买字节旗下证券业务海豚股票App签署协议,拟出价2000万元受让其运营主体——北京文星在线科技有限公司。交易完成后,华林证券接手并对App进行全面升级,于5月1日上线。与此同时,字节证券业务的其他主体也在与潜在交易方接触或内部关停过程中,完全剥离证券业务已成定局。

除此之外,2022年1月还传出了字节将裁撤投资业务的消息,战略投资板块并入战略业务,财务投资板块则彻底解散,共涉及约百名员工。彼时,字节相关负责人回应称,公司年初对业务进行盘点和分析,决定加强业务聚焦,减小协同性低的投资,将战略投资部员工分散到各个业务条线中,加强战略研究职能与业务的配合。

如果说过去的字节在猛踩油门,形成了高投入、高增长、高回报的正向链条,那么显然,当高增长不再、新业务收缩,一切都出现了变化。

2021年6月17日,梁汝波以CEO身份首次亮相字节Open Day,称公司就是否取消大小周进行了调查,三分之一的支持者与三分之一的反对者令管理层陷入两难。即便如此,大小周最终还是取消了。

到手的薪酬变少了,员工调侃终于赶上了“字节普调”,虽然是一起减薪。有员工描述称,缩水的是工资,不变的是工作量,“周末的工作需要周中突击完成,甚至可能还要带回家”。

而调整仍然在继续。去年11月,按照“紧密配合的业务和团队合并为业务板块,通用性中台发展为企业服务业务”的原则,字节再次优化和升级组织结构,成立六大业务板块:抖音、大力教育、飞书、火山引擎、朝夕光年和TikTok,各板块负责人均向梁汝波汇报。

随着今日头条、西瓜视频、搜索、百科以及国内垂直服务业务并入抖音,后者的战略地位进一步得到强化;伤筋动骨的教育业务依然化身独立板块;飞书则与EE(企业效率部门)、EA(企业应用部门)合并为飞书板块;火山引擎板块瞄准企业级技术服务云平台的打造;朝夕光年板块聚焦游戏研发与发行;TikTok板块负责TikTok平台业务,并支持海外电商等延伸业务的发展。

有评论称,BU化后的字节,主营业务更为聚焦,这也更有助于其生态版图的有效管理。过去,字节凭借大中台优势,借由小前台不断试错,在创新业务的探索上快速出击,从而实现重点突破。但业务足够多元化后,也不免带来新的问题:能否持续性激发创造力?如何保证组织的灵活、敏捷与高效一如既往?怎样维持企业文化的正确传导?

BU化不是终点,答案只能步步求索。

交棒一年,问题待解

“字节FII事件”撕开了一道口子。

在字节年终绩效评估中。一位五年老员工得到了“FII”的结果——业绩为F,不合格;字节范和投入度为I,待改进。由于对结果存疑,她申请了绩效复议,未能得到满意的答复,遂将个人绩效和复议过程写成一篇长文,发布在字节圈里。

员工们为她鸣不平,但再多的支持未能奏效,文档权限被字节官方收回,该名员工被要求立即离职。该名员工称,不只是处理方式,姗姗来迟的调查结果都难以令人接受。想象中的“翻盘”并未出现,越来越多的员工在字节圈发帖,表达不解,也继续追问:公司能否正面回答原帖中提出的问题?出面回复的内审员工所用方式是否合理?难道这就是公司所代表的态度吗?

多位员工告诉《财经天下》周刊,字节在这件事上的沟通方式和处理结果让他们觉得,不仅号称科学公正的360环评沦落为部分中层领导的“一言堂”,所谓的价值观和企业文化也是“虚的”。

一些员工甚至开始设想,如果张一鸣没有退居幕后,是不是可以等到另一种结果?毕竟,他主导提出了作为字节跳动企业文化重要组成部分的“字节范”,是字节“务实浪漫主义”的代表人物,建议大家做正确而不是容易的事,还会在演讲中毫不避讳地讽刺充斥“黑话”的“互联网八股文”。

在宣布卸任CEO一职的内部信中,张一鸣曾经写道,虽然决定放下日常的管理工作,但他将作为公司创始人,“聚焦到远景战略、企业文化、社会责任等长期重要的事情上去”。

按照内部信所言,2021年下半年是张一鸣与梁汝波的交接过渡阶段。不过,一位字节前员工透露,除了发布内部信,期间鲜少见到梁汝波的其他公开举动。此外,他所在的大部门双月会上,张一鸣、张利东等人均频繁发言,张一鸣甚至会就自己看不懂的内容提出问题、与员工们展开讨论,“非常关注业务的双月会”。相比之下,梁汝波被内部评价为“存在感稍微弱一些”,该前员工回忆,一个双月报中可能有上百条评论,但他从未留意到是否有来自梁汝波的评论,“会上也没有人去讲汝波如何如何”。


张一鸣一直是字节员工心目中的灵魂人物,从对算法与技术的推崇,到因阅读《少有人走的路》而坚信延迟满足感,再到对企业边界的思考,以及对“context, not control”理念的坚持……字节这家公司带有其强烈的个人烙印。换句话说,在所有员工的期待下,梁汝波可以再向前迈进,张一鸣却很难真正退后。

而字节再也不是当年那个张一鸣可以叫出所有新员工名字的初创企业,它的员工数量已突破十万人。随着移动互联网飞速发展的乐章行至尾声,长久以来被增长掩盖的矛盾逐渐浮出水面。员工对公司的信任有赖于长久的累积,却可能在一夕之间全部收回。

5月20日,梁汝波接棒将满一年,但无论是对他还是对张一鸣而言,创业不易,守业更难。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来源网站或作者个人观点,与东莞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侵权联系后立即处理,在线联系QQ:94083,邮箱:admin@dongguan.gd.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