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东莞:根强方能经风雨!

近期,国内外一些城市先后发生本土疫情,有的连续几十天新增过万,累计确诊数十万人,平均几十个市民就有1人确诊。

 

2月下旬,东莞爆发本土疫情,一个月实现动态清零。4月1日后本土确诊“0新增”,有零星无症状感染者。截止5月13日,全市累计确诊348人,约占总人口的0.003%(按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计算)。来源百度新冠肺炎疫情实时大数据报告

 

图片

 

为什么同一时间发生的疫情,进展和结果却大相径庭?

 

大的层面不敢回答,讲点自己能讲的。

 

先说立场,本人业余宣传工作者。因此,本轮疫情发生后,也要按照公司的要求,参与防疫宣传报道工作。但是,编辑关于防疫宣传工作的倾向,更多的是交给我们自己判断,说句人话:我基本上不需要完成“硬夸东莞的任务”。

 

那么只说一件事好了:关于大规模核酸检测。

图片

 

2021年,某大型游乐场一天之内排查相关人员3万多人,核酸检测全部为阴性。

 

图片

 

这件事在全国人民中反响不小,后续大家都知道,微博上一群人喊着“做得好”“这就是速度和态度”“又给全国上了一课”。有的专家还总结出快、稳、准、暖四个方面的“游乐场核酸检测经验”,洋洋洒洒数千字。

 

那个时候大家纷纷议论着烟花下的核酸检测,有的年轻同事还在嚷嚷着“真想去体验一下边看烟花、边做核酸的浪漫。”图片

 

01.
“留中不发”

 

2月25日,东莞爆发本土疫情,持续升温到3月中旬。

 

实际上在此之前,东莞已有境外输入病例,我们已经进入“战时”状态,启动抗疫宣传工作。

 

这期间,我们收集了如下新闻稿件。

 

但在编辑手里都被列为“留中不发”(指在东莞疫情大环境下,这类信息不必投入过多精力去宣传推送),基层宣传一下就足够了。因为大家更关心能否清零、摘星、清明能否外出拜山(南方称扫墓为拜山)、“五一”假期是否受影响等。

 

¥

一、2月25日凌晨,东莞市大朗镇发现首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当天上午9点启动全员核酸检测,一天之内检测80多万居民,平均每小时5万多人,把疫情外溢风险降到最低。

 

图片

 

发生本土疫情了是吧,那尽快全员核酸就是了。

二、2月25日至3月11日,大朗镇连续开展了10轮大规模核酸检测,每一天半一轮,按照“应检尽检,不漏一户,不落一人”要求,总检测量达800多万人,一轮一轮反复筛查,降低了检测误差,最大限度把社会面筛干净。

 

图片

 

我们编辑当时甚至是不太想处理这条新闻稿件。

 

我的一个同事在办公室喝着咖啡说:“大朗一个南方小镇,在全国没什么知名度,这个热度蹭不起来。”

 

但还是。核酸一次测不准怎么办?那多测几次就是了。

 

再来。

三、3月24日,一场春雨与东莞市莞城街道区域核酸检测“不期而遇”,数万市民顶风冒雨参加核酸检测,但整个过程有序得就像演练过一样,警察迅速搭起帐篷,医护人员迅速整理好设备,志愿者迅速找来一大批雨伞和雨衣,免费供市民使用,然后迅速各就各位,检测的检测,筛查的筛查,流调的流调,维持秩序的维持秩序,嘘寒问暖的嘘寒问暖,有力有序,不慌不乱。

 

图片

图片

 

做核酸时下雨怎么办?找志愿者借一把伞就行了。反正街道肯定会准备。

四、还有许多更小一些的。

 

◆粤核酸小程序开发了“葵花码”功能,东莞市民不管做多少次核酸检测,只要出示“葵花码”,几秒钟就可以录入信息。

 

图片

图片

 

◆软件公司开发了核酸采集点人流量分布查询小程序,东莞的街坊随时查询哪里人流少,哪里人流多,避免人挤人、排长龙。

 

图片

 

图片

 

◆松山湖篮球公园的工作人员发现一位一瘸一拐的男孩来做核酸,将他背到检测点。看到拄着拐杖的市民,园区辅警上前搀扶市民进入绿色通道优先检测。

 

图片

图片

 

◆3月初的夜晚还有些寒风凛冽,东莞市网络文化协会发动旗下企业,开展了一次“偷偷丢暖宝宝行动”,为20多个检测点的医护人员送上暖宝宝。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不仅在东莞,在任何一个城市,这些都不是什么很难的事情。

 

只要动手去做一下就是了。

 

02.
“短裤+拖鞋”

 

在东莞,“短裤+拖鞋”是核酸检测的标配。打工人穿工装,学生穿校服做核酸也丝毫没有违和感。

图片
图片

 

因为,东莞人做核酸不为别的,只是为了:

图片
图片
拿一个“冰墩墩

在“一墩难求”的日子里,东莞市大岭山镇阿sir悄咪咪“拿下”一些“冰墩墩”纪念产品(划重点),返莞后在大岭山镇进行核酸检测人员,均可现场抽取冰墩墩周边!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和妈妈合一个影

 

东莞市六院结核病科护士长李萍在东莞可园中学核酸检测点意外的看到自己的女儿,女儿接受完妈妈亲手检测后,开心地和妈妈合了个影。

 

图片

图片

 

★完成一项课堂作业★

 

东莞市高埗镇小超人幼儿园向孩子们发出了“做完核酸,我们可以为他们(医护人员)做什么?”的疑问后,小朋友分组自发创作,合力完成一幅幅“天使”手工作品。莞城实验小学学生丘径舟做完核酸后,写了一首《七律·咏医护人员》送给医护人员,顺便完成了语文课作业。

 

图片
图片
图片

 

★喝一碗糖水★

 

高埗镇冼沙村爱心商户徐柳青慢火煨炖了3个小时清热解暑的糖水,包括海带绿豆、土茯苓茅根水、海底椰无花果糖水,招呼门前核酸检测点的市民免费饮用。黄江镇福海大道的潮汕兄弟大排档砂锅粥门前摆满了打包好的炒面、汤粉、瘦肉粥,免费提供给参加核酸检测的街坊邻居食用。

 

图片图片

 

★甚至是秀一场恩爱★

 

在东莞一个核酸检测现场,一个老爷爷牵着老奶奶的手一起做核酸的甜美场面让大家伙心里暖暖的。

 

图片

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害怕:

 

害怕回家被奶奶骂。近日,大朗镇老奶奶“宣传员”用本地话唱“RAP”的防疫宣传视频《老大有嘢讲》火爆“出圈”。多为来自大朗的老奶奶、阿姨送上大朗话“RAP串烧”。

 

害怕被无人机“扫楼”。厚街镇宝屯社区志愿服务队无人机上高楼“喊话”:“呼吁市民参加核酸检测”。

 

图片

以上内容,我不知道各位有没有从微博、豆瓣、小红书这类主流媒体平台上刷到?

 

没刷到也没关系,因为官媒都只是简单报到一下就过去了,毕竟这类内容在全国抗疫大环境之下,信息增量实在太小。对这些内容,我们压根没有什么好推的,更用不着使劲宣传。

 

因为懒得,也没必要。

 

03.
1天检测超1000万人

 

回头看看东莞大规模核酸检测的成果,大朗镇2月25日至3月19日开展了17轮大规模核酸检测,总检测人次在1400万左右。周边镇街也部署了多轮大规模核酸检测,总检测人次估计也在千万左右。在去年两轮本土疫情中,东莞都做到了1天检测超1000万人的速度。

 

1天之内完成超千万人口的大规模核酸检测难不难?

 

当然难!

 

难在城市需要拥有强大的“根”

 

什么是“城市之根”?

 

“根”是城市从“土壤”汲取养分的通道,是保障城市安全的基石,是传承城市文明的轴承。

 

“根”有“有形”和“无形”之分。“有形的根”是强大的基层工作力量;“无形的根”是市民对城市的爱护、信任和支持。

 

本轮疫情中,有的城市病例确诊过多,封城时间过长,各种矛盾问题频发。因为能不能有效开展大规模核酸检测,迅速控制疫情,很多时候是“根”说了算。

 

具体怎么说。

 

一个标准的核酸检测点,除采样医护人员以外,还需要负责测量体温、扫码登记、维持秩序、协调保障的工作人员,按两班甚至三班倒安排,总共需要数十人。比如,大朗镇第一轮区域核酸检测,仅防范区内就设置了100多个核酸检测点,还不包括封控区内的,总共需要数千人的工作力量。如果开展全市性的大规模核酸检测,一次就需要数万人。

 

如果你以为几万人就足够应付了,那也错了。

 

河北有人做过8次核酸检测才呈阳性,大连有病例做11次核酸检测才呈阳性。大规模核酸检测要配合区域封控来开展,效果才有保障。而封控需要的人力比前者多得多。

 

比如,一个被封控的人,每天需要4公斤左右的生活物资(食物、水、日用品),平时可以自行采购,封控期间则全部依靠配送。封控一座千万人口的城市,每天仅配送的生活物资达4万多吨。一个外卖骑手平均每天送100单200公斤左右物资,则需要配送人员20多万人(考虑到没有人可以连续不断从事重体力劳动,如果在不降低城市配送效率的同时,为配送人员提供必要的休息,则实际配送人员可能超过30万人)。此外,安装封闭围栏、维持封闭秩序、组织群众应对突发情况都需要大量工作人员。

 

客观地说,没有几个城市拥有如此庞大的基层人力资源。有的城市多年前就剥离了街道一级经济管理、招商引资等职能,取消独立财政,精简内设机构和工作人员。一个面积35.7平方公里、管辖32个村(社区)和15万人口的街道,2015年核定机关编制仅55名(其中领导职务就有20多名),并且不能统筹市直机关派驻分局和事业单位,即便加上编外人员,工作力量仍远少于东莞一个同等镇街的水平。社区力量就更薄弱了,由于早些年彻底推行“村改居”,很多社区几乎没有集体土地、资产和企业,仅保留日常服务的工作人员,有的3000多名业主的居民小区,只配备了8名居委会工作人员。薄弱的基层工作力量,应对日常工作尚可,应对突发疫情则难以胜任。大规模核酸检测有必要的成本,也是一笔不菲的开支,全部由政府买单。封城期间对经济产生巨大而深远的影响,这都是困难所在。

 

东莞正好拥有强大的“根”

 

先说“有形的根”。(以下数据和资料来源于官网公开并可查询到的信息)

 

一方面,东莞基层党组织直接掌握了强有力的工作力量。东莞属于不设区县、市直管镇的特殊行政架构(全国仅4个),基层工作主要依靠镇、村两级党组织。

 

从镇一级来看

 

东莞的镇域经济十分发达,28个镇全部入围全国千强镇400强,2021年长安镇GDP达880.7亿元,超过全国85个地级市。为了管理服务好庞大的经济体量和社会人口,各镇街普遍匹配了相当的工作力量。目前,32个镇街机关公务员编制全部达到80名以上(来源金台咨询发布《东莞市:创新基层管理体制 推动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加上事业编、聘员以及市直单位派驻分局工作人员,每个镇街党(工)委直接掌握的工作力量就达数百人至上千人不等规模。

 

大批执行力强、素质较高的基层干部是应对突发疫情最有力的领导和组织者。比如,大朗镇发生疫情后,镇党委立即从机关事业单位中层干部中选派28名第一书记,从公安分局中选派28名第一警长,进驻全镇28个村(社区)就地统筹防疫工作。其他的机关干部也没闲着,镇党建工作办的干部连夜分组打电话,从46个单位部门中抽调800多名党员干部,加上已经调度的驻村团队、网格员、应急安全员等700多人,组建了28支党员先锋队,随第一书记出征一线。

 

从村一级来看

 

东莞是典型的“甘蔗城市”,越往下越甜。全市70%的企业、70%的人口和70%的经济体量集中在农村,村组两级集体总资产超过2000亿元,约占全省的三分之一(省农业厅副厅长、党组成员江毅访谈 省政府官网《政府工作话你知》栏目)。比如,中堂镇潢涌村2019年可支配收入6.6亿多元,超过中化控股、光明乳业等110多家上市公司的利润。为了匹配庞大的经济体量,各村(社区)除有7人左右的“两委”干部以外,还普遍配备了几十人至上百人不等的专兼职干部队伍。

 

此外,东莞市大力实施基层党建引领基层治理,村一级党组织还掌握了4支特殊工作力量。一是驻点团队。每个村(社区)都拥有一支由镇街领导牵头,各部门、单位共同参与的几十人规模的驻点团队。二是网格员队伍。2016年以来,东莞市推行“智网工程”,全市近3000个基础网格配备1万多名网格员,绝大多数在村(社区)工作。三是社工队伍。截止2020年底,东莞市有54家社会服务机构,社工队伍2684人,很多以购买服务的方式在村(社区)工作。四是村办企业员工。以潢涌村为例,村委会将凡是愿意工作的村民都安排到本村集体企业上班,1万多村民中,有3800多人在村办企业就业,疫情发生后,只要村党组织一声令下,这支队伍也随时可以投入战斗。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另一方面,各级党组织广泛发动的志愿者队伍,为一线防疫提供有力的支持。

 

虽然东莞的基层党组织直接掌握一支工作力量,但遇到突发疫情也难免捉襟见肘。这时候,各级党组织发动支援一线的党员干部和志愿者就发挥了重要作用。

 

首先是市直单位抗疫工作队。在2020年首次爆发疫情时,东莞市比武汉还早两个星期发动市直单位党员干部到一线抗疫。在去年的两次本土疫情中,很多单位除了维持基本运行的工作人员以外,几乎全员出动,协助创造了一天检测1100多万人的“东莞速度”。今年3月13日,市委疫情防控53号文一下发,住在松山湖封控区的200多名机关党员干部立即就地转化志愿者。第二天,又有86个单位的4700多名党员干部支援核酸检测点,比有的城市快了一个多月。有的核酸检测点80%以上的工作人员都是由市直单位抗疫工作队员担任,极大地缓解了基层压力。

 

其次,是已经到村(社区)开展“双报到”的机关党员。东莞市要求已经报到的1523个机关党组织和4.8万多名党员就地转化为志愿者,协助开展大规模核酸检测。

 

最后,是群团、“两新”组织志愿者。在2020年抗疫期间,全市4.7万多名各领域党员参与一线抗疫。今年疫情发生后,市、镇“两新”党(工)委、行业党委发动“两新”党员、群团组织志愿者参与一线抗疫,这些例子太多了。

 

比如,茶山镇的130多名“两新”党员、志愿者分组分区域支援34个核酸检测点。东莞三星视界有限公司、慕思健康睡眠股份有限公司党组织在企业核酸检测点设立党员先锋岗,发动企业工青妇力量,保障核酸检测高效有序进行。“两新”组织种好自己的“责任田”,就减少了对政府工作力量的依赖,变相支援了全社会的核酸检测工作。

 

图片

 

此外,有的“两新”组织发挥工作优势,开展多样的慰问活动。比如,东莞市女企业家商会党支部、东莞民营企业投资商会党支部发动会员单位,为一线医护人员捐赠降温冰块,东莞国药集团党委向核酸检测点捐赠凉茶和矿泉水等等。

 

图片

 

在应对突发疫情时,东莞以基层党组织直接掌握的工作力量为主力,以各类志愿者为补充,既可以“以老带新”,迅速形成战斗力,又最大程度把不法分子“借疫生财”的路子堵死。

 

再说“无形的根”。

 

孔子说过:“民无信不立”,商鞅有“徙木立信”的典故。疫情发生以来,东莞政府不断以实际行动向市民传递信心。比如,3月15日,市指挥办发出通知,在全市实行一周封闭式管理,在控制形势后,3月18日就宣布逐步解封,提前兑现承诺,实际封城仅3天,最大限度减少了对市民生产生活的影响,使老百姓认为“政府信得过”,更加拥护和信任政府的防疫措施。在大规模核酸检测中,虽然偶尔也有拒绝不做、闯安保点的,但市民的主流还是守秩序、高效率。有的市民当天睡醒,突然发现楼下封了。不用猜,肯定是密切或者确诊。但大家觉得本来就该这样,该封闭的封闭,该隔离的隔离,一切生活如常,没有出现“冲出封控区抢物资”“与隔离工作人员冲突”等乱象。上千万市民对城市的信任、爱护和支持,是支撑东莞战胜疫情的强大力量。

 

东莞为什么拥有强大的“根”?

 

一个大背景,东莞是市直管镇的特殊行政架构。

 

东莞市减少了区县一级单位,在应对突发疫情时,镇街的情况可以直接向市汇报,市级的紧急会议可以直接开到村(社区)(视频),市的决策可以一竿子插到基层。举个例子,2月25日凌晨,大朗镇发现首例确诊病例后,市、镇两级马上启动应急响应,实行区域交通管制。当天上午9点启动全员核酸检测。下午5点,6个地点调整为高风险地区。晚上9点,首轮核酸检测基本完成,市指挥部通告要求市民非必要不出莞。垂直高效的行政架构,使东莞牢牢把握了防疫“黄金24小时”。

 

为了适应特殊的行政架构,东莞市不断推动资源向基层集聚。

 

特殊的行政架构要求镇街要承担起县一级的职能。为此,东莞做了大量工作。

 

在镇街层面,大力开展简政强镇改革,2020年,将省下达的1000多编制全部用于加强镇街执法队伍建设,又从市事业编制中调剂100多名分配到镇街事业单位来源金台咨询《东莞市:创新基层管理体制 推动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截止当年底,累计下放或委托镇街管理的事权有5000多项,8个市直单位派驻分局的人、财、物下放镇街管理,根据“编随事走、人随编走”原则,镇街的工作力量得到全面增强来源东莞市政府官网《东莞市全面推开简政强镇 改革政策将惠及全市32个镇街》,基本能够履行县一级职权。

 

在村(社区)层面,大力实施基层党建引领乡村振兴和基层治理工作。实施驻点联系群众制度,近万名干部编入村(社区)驻点团队,平时收集解决问题,疫情期间协助一线防疫。开展“双报到”活动,机关党员一律到村(社区)党组织报到。推行“共建议事会”制度,村(社区)党组织吸纳区域内的机关、国企、“两新”组织参与基层治理。实施“智网党建”,596个村(社区)划分为3000多个网格,组建1万多人的网格员队伍。

 

为了保证村一级的工作力量牢牢掌握在党组织的手里,东莞市坚持“把支部建在连上”,推动“三个职务一肩挑”,制定村级微权力清单,不断完善党对农村的领导机制,强化党组织在村级各类组织中的领导核心地位,使上级党组织对村一级工作力量和资源能够“如身使臂、如臂使指”。

 

大力加强基层末端执行力建设,基层队伍不仅人数多,而且力量强。东莞市的领导非常重视基层末端执行力建设,市委书记在各种场合鼓励党员干部放开手脚大胆干、大胆闯,市委组织部长围绕提升干部执行力做专题党课。在日常工作中,实施干部专业化能力“迭代升级”培训工程,树立“有为才有位”的用人导向,推动基层干部交流轮岗,实施有效的正向激励,及时澄清保护干部,改善基层工作环境。在抗疫工作中,出台措施关心激励村(社区)防疫人员,将组织、纪检干部编入抗疫工作队,防止队员“摸鱼”,对抗疫中不担当不作为的干部从严追责问责。

 

清代郑板桥有首诗《竹石》: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

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竹子要经历风雨,也要根基牢固。客观的说,应对本轮疫情,只要决策果断、行政高效、基层有力,虽然辛苦,但也不算太难。一些地方在抗疫中暂时出现一些困难,原因之一是长期奉行基层小政府不干预的方向,导致“最后一百米”缺少强有力的工作力量。“根”的缺失,在应对突发疫情时,只能依赖商业组织和志愿者,一旦商业组织破防,基层组织力、动员力完全跟不上。“捐赠物资囤积居奇”“倒买倒卖赚取恐怖利润”等次生灾害又进一步削弱了市民对城市的信任感。一颗大树根系太浅,在和风细雨中还能勉强支撑,在狂风暴雨中就只能东倒西歪了。

 

一个上千万人口的大城市,一定要有强有力的“根”。

 

只有掌握了“根”,才能保护城市更加安全。

 

关于“根”的建设,东莞的做法值得思考。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来源网站或作者个人观点,与东莞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侵权联系后立即处理,在线联系QQ:94083,邮箱:admin@dongguan.gd.cn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