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赌王“洗米华”获刑18年,“旧部”成大赢家?

作者 | 梁春富、苏影

被捕14个月后,曾经的澳门“新赌王”、太阳城集团创办人周焯华,迎来了他的审判结果。

1月18日,“央视新闻”报道,澳门特区初级法院宣判了周焯华的“不法赌博案”,裁定其103项“许可地方内不法经营赌博罪”、54项相当巨额诈骗罪、3项相当巨额诈骗罪(未遂)、1项“不法经营赌博罪”、1项“黑社会罪”罪名成立,周焯华被判刑18年。

来源:央视新闻

与此同时,对于澳门特别行政区以及美高梅、永利、威尼斯人等多家博企提出的民事赔偿请求,周焯华等被告也被裁定需支付超86.57亿港元。(约74.89亿元)

从默默无闻的“叠码仔”到万众瞩目的“新赌王”,如今49岁的周焯华最终还是倒在了 他 亲手搭起的赌桌之上……而“新赌王”陨落的故事则警醒着后来人,主演“赌场风云”,前提应是合规守法,否则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曾被控289项罪名

周焯华江湖人称“洗米华”,“叠码仔”出身,在这一行里爬上了最顶尖的位置——拥有自己的赌厅,自己当赌场老板。媒体报道曾提到,洗米华野心过于膨胀,不仅在暗地里经营“赌底面”,还跑到境外开设网络赌博平台,吸引内地赌客参赌,这无疑踩了法律红线。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2021年11月,因涉嫌在中国境内实施开设赌场犯罪行为,周焯华被内地检察院正式批捕。

根据警方消息,周焯华被捕后,一直羁押候审,检察院于2022年5月底完成案件侦查,进入公诉阶段。

同年9月19日,“洗米华”案于澳门初级法院开审,周焯华被控犯罪集团、不法经营赌博、诈骗及清洗黑钱等共289项罪名。

媒体报道称,周焯华被指以犯罪集团形式,在229个赌厅经营“赌底面”,诈骗永利、澳娱、美高梅等6家博企及澳门特区政府,并通过造假流水等方式隐瞒贵宾会的收入和赌客的实际投注额,对这6家博企造成损失,也导致政府少收博彩税。

所谓“赌底面”,又称为“赌台底”,即赌客在台面赌博时,在台面下以杠杆的方式加大赌博金额。举个例子,赌客与庄家或者叠码仔事先约定好“一托一”的赔率,如果台面上赌客输了100万,台底下还要再赔100万给庄家,反之亦然。 这种非法的“赌底面”行为,一方面能突破台面上的下注金额上限,另一方面 资金流水不经博彩企业,避免了高额博彩税。

澳门威尼斯人 来源:罐头图库

庭审情况披露,2013年至2021年,周焯华等人在6家博企娱乐场经营“赌底面”的总转码数逾8237.74亿港元,至少赚取215亿港元的不正当利益,导致澳门特区政府少收82.6亿港元的博彩税。

由此,澳门特别行政区以及永利、澳娱、美高梅金殿、威尼斯人等多家博企,分别向周焯华及太阳城集团提出民事损害赔偿请求。

但周焯华对此并不认账。周焯华当庭否认了不法经营赌博、洗钱等指控,还强调没有经营“赌底面”,只承认在菲律宾当地合法经营电话投注。

对于“赌底面”的指控,周焯华回应称,八年前的事已记不起,有关内容是就贵宾厅的信贷风险管理给予意见,一间底面公司历年来起码有数万宗交易,控诉书以其数十次的通话或讯息内容来指控他指挥赌底面公司并不符逻辑。“太阳城贵宾厅生意很好,毋须从事‘赌底面’生意。” 周焯华表示。

此外,周焯华还重申,没有太阳城的人员在内地从事赌博宣传活动。

来源:观察者网

但从庭审证据来看,周焯华并不“老实”。

合议庭主席卢映霞表示,太阳城教学文件将“赌底面”称作“营运”,“赌底面”是普通用词,如教学文件是丰富员工知识为何要如此隐晦?而太阳城多名会计兼任第五被告张志坚赌底面公司的会计,须经上司同意。从周焯华秘书发给张志坚倾谈赌底面数对话,以及太阳城部门电话载有“营运”资料,由此可见周焯华与张志坚合作从事赌底面活动。

最终4个月后,经澳门特区初级法院审判,周焯华因“赌底面”等被控的多项罪名成立,合计被判刑18年。其余多名被告也同样获刑,其中,被告张志坚被判刑15年,第二被告司徒志豪被判刑10年。

“旧部”接盘旗下上市公司

在此次被捕之前,周焯华及太阳城集团曾是资本市场上的知名“猎手”。鼎盛时,周焯华实控凯升控股(0102.HK)、太阳国际(8029.HK,现名帝国金融集团)、太阳城集团(1383.HK,现名LET GROUP)等6家上市公司,还涉足了金满堂、永保林业、香港彩娱集团等逾10家港股上市公司。

太阳城集团及旗下公司涉猎也非常之广,除了与赌场生意密切关联的酒店、旅游,还投资了电影、担保、互金、资管等领域。2021年2月,太阳国际还计划在内地收购加密货币矿机,却遇上中国境内严打挖矿业而碰壁。

来源:腾讯公共图库

2021年8月底,周焯华清仓了太阳国际股份,转让给了同为集团主席的生意伙伴郑丁港。太阳国际亦将更改名称为帝国金融集团,使周焯华与太阳国际切割。

太阳国际在暂停交易之前每股股价约0.5港元/股,周焯华仅以0.1港元/股沽出, 个人账面套现7000多万港元。

2021年11月周焯华被捕时,他名下仍有太阳城集团、凯升控股两家港股上市公司。 受到周案影响,这两家上市公司双双停牌,并发公告称周焯华有意辞任董事会主席,相关事件并没有直接对公司的财务状况、业务或营运造成任何重大负面影响。

但事实上,太阳城集团十分依赖周焯华及其关联公司的财务支援,甚至用于接待赌场客人的酒店服务也是由周的公司提供。一旦失去周的支持,太阳城集团在日常营运、财务等方面必然受到负面影响。

永利皇宫 来源:罐头图库

此外,2021年7月30日,周焯华曾以49.9亿股太阳城集团股份等作为抵押物,向财团贷款了3亿港元。如果以2021年7月30日太阳城集团收盘价0.375港元/股计算,这部分股权当时的价值就高达18.7亿港元。

而周案事发后,该财团就以违约为由,要求周焯华在5天之内偿还贷款的3亿港元本金和约1400万港元利息。

身陷囹圄的洗米华自然还不起。贷款人随后执行强制抵押,并招标出售。这时候,太阳城集团执行董事卢衍溢出手了,作为唯一出价竞标者,成功中标,交易完成后与一致行动人持股近75%。由于太阳城集团为凯升控股的大股东,卢衍溢同时取得了凯升控股的实控权。

但根据惯例,卢衍溢还需向太阳城集团剩下股东提出全面收购要约。而香港证监会出于保护小股东利益的考虑,提出要约价应为0.069港元/股,较卢衍溢一方拟提出的要约价0.0029港元高近23倍。因此,卢衍溢收购太阳城的总代价将由约486万港元,增加至接近1.16亿港元。

2022年11月3日,随着要约收购截止,卢衍溢一方合计收回1775.15万股太阳城集团股份,在上市公司持股比涨至75.25%。

但因港交所上市规则中要求公众持股量的最低值为25%,于是随后12天内,卢衍溢一方又在市场出售了1670万股股份,将持股比降回了75%。

如今,此次周焯华获刑的消息,在二级市场并未对两家公司产生过多影响, 截至1月19日收盘,太阳城集团(LET GROUP)的股价为0.139港元/股,涨幅3.73%,总市值9.27亿港元;凯升控股的股价为0.199港元/股,跌幅0.5%,总市值8.97亿港元。

但前老板或将身陷囹圄,这位在危机时刻接盘上市公司的卢衍溢到底是什么来头?

卢启邦其人:香车、美女、曾当街被追砍

卢衍溢原名卢启邦,英文名Andrew Lo,1979年6月30日生,中国香港人士,毕业于加拿大温尼伯大学。

Wind资料显示, 2013年开始,卢启邦在“太阳城集团系”公司任多个要职。2013年-2015年,他担任太阳国际的执行董事。

2017年3月,卢启邦进入核心公司太阳城集团担任执行董事,主要负责企业管理和并购,以及海外业务发展。卢启邦的姐夫赵敬仁目前还在太阳城集团担任首席财务官、公司秘书。2018年起,他又担任凯升控股的执行董事,2019年任凯升副主席。

此外,他还在嘉年华国际(996.HK)、企展控股(1808.HK)等港股上市公司任职过高管。 卢启邦还是中盈盛达(1543.HK)第九大股东,截至2022年6月30日,持股比例1.95%。

来源:Wind数据

一直以来,卢启邦被外界视作周焯华的“左膀右臂”、“头号爱将”。

和周焯华一样,多年来,卢启邦从来不乏香艳故事、江湖恩怨。他曾与港姐出身的许亦妮、女星何佩瑜、文凯玲、唐诗咏等美女传出绯闻。

美女常伴左右,自然少不了豪车,卢启邦名下有不少跑车,他本人更是一名职业赛车手,且职业生涯获奖颇多。

来源:腾讯公共图库

卢启邦从2010年开始接触赛车,2012年在澳门参加赛车练习赛初露头角,2015年加入了太阳城集团赞助的捷凯车队,次年成为香港史上首个房车挑战赛的冠军。2018年、2019年,卢启邦连续获得了MTCS车手总冠军。

相应地,太阳城集团在赛车领域也多有投资,除了赞助车队,还从2014年起连续5年冠名赞助澳门体坛盛事——澳门格兰披治大赛车。

赌场、情场、赛场无往不利,卢启邦当年也是意气风发。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道理。2017年5月的某一天凌晨,刚走出桑拿浴场的卢启邦,当街被两名巴基斯坦籍男子持牛肉刀追砍,所幸司机及时上前“护主”,双双跳上车逃脱。司机手指中刀,卢启邦安然无恙。

好巧不巧,江湖人称“钱多多”的浙江富豪钱峰雷也曾遭仇敌当街砍伤, 而他早年曾在澳门永利开设环球贵宾厅。 因为赌场恩怨,还在2014年11月14日,在浙江温州市文成县的龙尾山顶差点被活埋。6年后的同一天,又被仇敌派人砍伤,随后钱峰雷发微博悬赏1000万请知情人士提供线索。

至今,这桩轰动一时的街头袭击案尚未告破。赌场大亨的江湖恩怨还真挺多。

但不论闹得多大的赌场风云,只要越过了法律的红线,结局只有严惩不贷。

从2019年开始,内地警方重点打击境外赌博集团对中国公民招赌吸赌犯罪活动。《中国日报》报道,公安机关2021年共侦办跨境赌博及相关犯罪案件1.7万余起,抓获犯罪嫌疑人8万余名。打掉网络赌博平台2200余个、打掉非法支付平台和地下钱庄1600余个、非法技术服务团队930余个、赌博推广平台1500余个,查扣冻结一批涉案资金,处罚教育了一大批参赌人员。正是在此背景下,“澳门新赌王”周焯华、明星安以轩“老公”——德晋集团陈荣炼相继落网。而卢启邦也是在周焯华身陷囹圄之时走向台前……

疫情以来,澳门博彩业深受打击,收入连创新低,20年前炙手可热的澳门赌业,如今也鲜有新入局者。曾经在澳门博彩业呼风唤雨的人物,去世的去世、被捕的被捕,“新一代赌王”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栏目索引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