脉脉被“曝”优化30%员工?脉脉职言区没有“料”

 作为一个互联网人吐槽的平台,脉脉上为何鲜见脉脉自己员工吐槽?

  作者 | 杨光  编辑 | 子睿

  来源:豹变

  脉脉,这家经常爆料互联网企业裁员等内幕的平台,也启动了自己的裁员计划。

  近日,不少脉脉离职员工向《豹变》爆料,公司已在今年端午节之后启动了一轮比例为30%的裁员计划,“从被约谈到交接工作,再到last day,有的员工被要求在两周内完成,这速度快到惊人”。而这似乎也只是公司整个裁员计划的第一轮。

  《豹变》就脉脉此轮裁员的实际比例、优化标准、赔偿方案等相关问题向对方公关媒介部门进行了求证,对方仅就30%裁员比例一问回复称“(比例)并没有传闻中这么高”,对其他问题表示“不予置评”。

  值得玩味的是,作为一个充斥着各类吐槽、八卦、小道消息的互联网职场社区,脉脉App上却鲜有自己公司的“差评”。

  这一次,轮到脉脉自己裁员了,脉脉App的职言区非常安静。

  裁员前兆,福利一步步取消

  10个月前,张萌通过内推进入脉脉。在她面试时,HR总是不断向她强调着脉脉在一众互联网公司中拥有一项独特的优势——工作环境“不卷”,所以不少在大厂里“卷不动”的职场人冲着这个“不卷”,选择了脉脉。

  不过,“不卷”是有代价的,张萌面对的最大问题是降薪。

  “面试拖了那么久,主要就卡在谈薪资这个层面”。对于HR最初给到的薪资总包,张萌并不满意,尽管当下就业环境并不算乐观,她也未期待过薪资能有什么涨幅,“平薪或者微降,我其实都能接受,如果降幅太大,肯定会影响到以后求职时的话语权”。

  最终,张萌还是妥协了。HR后来还提到,公司可以为员工免费提供工作日三餐、一些小零食等福利。特别是,如果员工在公司直线距离1.5公里内租房,可以向公司申请每个月2500元的住房补贴。

  “刚进公司时,确实觉得比其他互联网公司的工作节奏要慢一些,早10晚7的半弹性工时制度也比较人性化。”这让勉强接受offer的张萌稍有宽慰。但好景不长,从入职后的第3个月起,张萌发现公司内部出现了一些变化。

  “首先是领导不再强调早10晚7工作制,而是突然冒出‘有效工作时间’这样一个说法,且由人力或行政部门对各部门员工进行一个统计,然后下发给各个部门领导,对8小时有效工作时间进行强调。”这让张萌及许多员工颇感惊讶。

  对于这个“有效工作时间”如何界定?公司内部并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说明。因此,不少员工猜测,或与个人手机、电脑进入公司wifi覆盖区域的连接时长有关;还有一些员工则认为,可以与个人在企业微信、飞书等公司规定的办公软件的交互时长有关。

  还有就是免费咖啡、免费零食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需要员工个人付费的咖啡机和无人零食柜货。相较于取消这些免费福利,最让张萌觉得反感的是,“当有员工提出异议时,公司回应称这是经过内部调查以后才做出的调整,但包括我自己在内的很多同事,都没见过、甚至没有听说过这个调查。”

  就在几周前,脉脉宣布将取消住房补贴,但让员工们哭笑不得的是,一个取消福利的通知竟也能被“包装”得使命感十足——

  通知是这样表述的:降本增效是今年互联网公司的主基调,在经济逆周期的形势下,为了更灵活的应对当下的各项挑战,更是为未来的发展蓄能,经过广泛的福利政策调研和多轮讨论,公司决定取消租房补贴,具体政策如下:2022年6月1日生效,6月起,新入职人员不再享受租房补贴;当前在享受租房补贴的同学,给予3个月缓冲期,9月1日全面停止。

  当住房补贴等HR在招聘话术中“套路”求职者的种种福利被公司一步步取消时,员工不满情绪开始不断释放。

  “我已经猜到裁员要来了。”张萌说。

  能润尽润?

  高鹏是此次脉脉裁员名单中的一位员工。对于这样的结果,他坦言并不意外,“尽管公司之前没有批量裁员,但也一直在陆续优化一些人,做法无外乎就是给你2、3周的时间找其他部门接收,如果没人接收就只能离开了。”

  关于具体的赔偿方案,高鹏表示这需要和HR面谈,据他所知,包括自己在内的大部分被离职员工给到的都是N+1。“听说也有个别员工谈到了2N这个方案,但具体如何和HR谈的,确实不知道了。”

  “其实裁员对我可能是好事儿,我去年下半年就动过离开的念头。因为过去1、2年来,我的岗位变动比较频繁,这段时间被安排做这个业务,但过一段时间这个业务被砍掉了,我又被安排去做其他业务”,这让高鹏感到十分没有归属感,且无法专注于某个领域了。

  眼下,高鹏表示自己并不着急找工作,他更想做的是站在十年期角度,合理规划一下自己的人生,之后再决定回老家就业,还是继续留在北京发展,而不是为了快速解决一份工作而盲目进入到任何一家企业。

  曾在脉脉做运营的秋葵,是在脉脉宣布裁员之前提出离职的。尽管进入脉脉工作不过半年时间但谈及过去这半年来的工作体验,他给出了一句意味深长的总结——“能润(互联网黑化,谐音英文run,意为跑路、离开)尽润”。

  “我是在主动提出离职last day那一天,听说公司开始裁员的。”尽管秋葵并没有过多描述“能润尽润”背后的故事。但一个客观事实却是,如今的互联网行业早已不再是几年前风光无二时的模样,自己还年轻,他想要找到一个更有发展潜力的赛道学习打拼几年。

  虽然脉脉这次裁员规模不小,但脉脉App的职言区却非常平静。

  《豹变》登录脉脉App首页,并在搜索栏输入“脉脉裁员”这一关键词:在“话题”、“主题”等频道下,结果均显示为“没有找到相关结果”;

  在“实时”、“头条”等频道下,搜索出来的结果几乎都是其他企业的裁员信息;而在“社区”频道下,也仅出现2条与脉脉裁员相关的信息,但从用户发言时间来看,这些消息集中在4月下旬到5月下旬这一个月。

  或许是脉脉自己员工没有一个脉脉这样可以自由吐槽的平台,无论是主动离开、还是被动优化,脉脉的前员工对内部工作环境不满情绪非常重。

  尤其在裁员标准上,很多人用了“玄学”这个词。比如,一些平时积极策划和推动工作的员工,反而被裁员,而那些“混日子”的员工却处于“安全区”。还有人认为,脉脉裁员并不看实际业绩能力,而是按照薪酬的降序排列依然进行,目的就是“省钱”而已。

  “虽然我自己没有亲历这些,但从一些关系很好的同事被裁的遭遇来看,脉脉的裁员给我的感觉是‘谁能干就裁掉谁’。”秋葵说:“可能只有裁掉那些能干的员工,才不会显露出某些人的无能吧。”

  成立9年,脉脉战略在摇摆

  站在市场角度,脉脉此时裁员或许也有着一定的必然性。一方面与其长久以来的经营状况直接相关,另一方面也与其在资本市场中没有太强的存在感有关。

  作为职场赛道中商业模式比较独特的一个企业,脉脉天然具有一定的差异化优势,这本应成为吸引资本进场的核心价值点。然而从第三方数据机构天眼查搜索出来的结果来看,脉脉最后一轮融资定格在2018年的8月。

  今年初,市场曾传出有投资机构正在关注脉脉,这让市场猜测脉脉或许要启动IPO了。因为一般情况下,企业上市之前大多会接纳一轮融资来抬高估值,以博出一个好的发行价格。然而数月过去了,脉脉的新融资似乎就这样不了了之。

  近四年未有新融资投入,上市之事也未有任何实质性进展,成立9年的脉脉还在摸索中前进。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分析指出,脉脉最大的商业优势在于匿名评论,“尽管脉脉十分忌讳‘匿名’这个说法,他们更愿意将这个词汇替换成‘昵称’,但无论叫什么,其本质都是不变的,无法就是叫法上不同而已。”

  “但这种商业优势也蕴含着风险。如果有一天监管明确社区App必须实名制,同时要求平台要对用户发布的信息进行核实,那么脉脉现有的优势将不复存在。”该人士进一步讲到,“从监管趋势来看,这种可能性还是很高的”。

  与此同时,脉脉在业务、战略等方面的摇摆,也是公司始终无法做大、做强的又一大成因。这一点,一些经历过公司多次业务调整的老员工最终无奈选择离职,也是这个问题的印证。

  李菲在脉脉工作了3年多,作为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她对公司的感情不言而喻。然而一个多月前,在脉脉启动批量裁员前几天,她还向领导提出了离职。

  尽管仍有不舍,但李菲也向《豹变》讲到,她是在充分考量后才决定离职的,而导致她离职的原因主要有这样三点,“一是自己不看好脉脉当下的业务模式;二是重复‘造轮子’的情况太严重了,但实际意义并不大;三是公司很多中高层能力有限,学不到东西。”

  对于为何不看好脉脉当下业务模式,李菲给出了自己的想法。在她看来,“如果脉脉给自己的定位是招聘类App,那就应该瞄准企业和求职者的招聘需求;但如果定位是社区生态,那就得从用户对App的诉求出发,努力服务好用户。”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上头都没想清楚自己要干嘛,很多时候都是拍脑袋做决策,加上用人的问题,没有人真正去考虑登录脉脉App的用户们到底想要什么?”这让在脉脉工作三年多的李菲颇感遗憾:“商业目标和部分决策者不太行,根本没有办法做事。”

  对于离职后是否还会继续关注和期待脉脉的上市,李菲则表示仍会祝福公司。当然,也有不少员工并不看好脉脉未来的发展,“内忧外患之下,脉脉能保住现有业绩和口碑就不错了”,“上市?这是一个大家用来锻炼腹肌的笑话。”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皆为化名)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来源网站或作者个人观点,与东莞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侵权联系后立即处理,在线联系QQ:94083,邮箱:admin@dongguan.gd.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