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迅雷:内需更多靠消费拉动,建议财政加大消费支持

 经济观察网 记者 万敏  5月14日,2022清华五道口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在线上召开。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在论坛上发言表示,受到各种因素影响,依靠基建、出口等过去的模式增长已经很难再持续,建议是财政政策要继续加大在消费方面的力度。

  李迅雷表示,单单靠基建投资让内循环完全畅通起来还是不够的。从一季度的数据来看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达到了9.3%,尤其是基建投资出现比较强劲的回升,地产和制造业的投资都出现一定程度的回落,但是对于基建投资能持续多久有所担心。过去基建投资民间资本参与率比较高,近几年基建投资的回报率大幅下降(有一个统计数据显示,城投平台投入资本的投资回报率在2011年时是3.1%,到了2020年变成了1.3%),同时地方政府专项债还在增长。这个时候如果继续投资,可能地方政府的杠杆率水平会越来越高,要充分估算这方面可能会出现的问题。

  李迅雷表示,内需主要靠投资和消费。投资是基建投资担当重任,但是消费引擎还没有启动。外需更加受制于海外的需求,随着美联储货币政策收紧,外部整体需求也会走弱,4月份美元计价的出口也出现了负增长。中国经济发展到现在几个拐点已经出现了,比如人口老龄化的拐点,房地产的拐点等。所以,过去的增长模式现在很难再持续了,出口在全球的份额去年达到16%,这也是一个峰值、拐点,接下来缓慢回落。在这种情况下靠外需很难,内需除了靠投资拉动,更多靠消费拉动,消费的作用比基建投资的作用会更大,因为基建投资面临找好项目越来越难、投资回报率越来越低、现金流产生越来越难的问题,一定要增加消费。

  李迅雷认为消费在畅通内循环方面的重要性提升。从一季度的数据来看疫情冲击非常明显,消费转负,无论是必需品消费还是可选消费品都出现了明显回落,4月份的数据还没有公布,但从4月份的金融数据来看,居民贷款、房贷也出现了负增长,这是今年以来的第二次负增长,而且负的幅度非常大。居民现在宁可把贷款还了也不太愿意借贷款,地产的销量各方面也是明显走落。

  对于怎样促进消费,李迅雷表示,促消费无非是应用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但是货币政策面对现在这样一种结构性问题,作用有限。他认为,从今年的财政支出增速、企业留抵退税等方面来看,财政政策是积极的,“但是问题在于,我们财政投入主要是要确保主体也就是企业主体,对于就业能够起到积极的作用,但是对于财政支出直接用于消费领域,感觉投入偏少。”

  李迅雷建议,财政政策力度要继续加大,尤其用于消费方面,可以发消费券。目前中国的消费从总量来讲可以,因为人口基数大,这几年经济高速增长、消费升级这方面的表现也是非常突出。但是居民家庭更多用来投资,用来买房,所以存在消费率过低问题。

  “今后随着房地产投入的减少,消费率有可能会有所上升。”李迅雷表示,仅仅靠这一点此消彼涨不足以拉动整个消费的高增长。通过对居民的补贴,通过政策财政加大消费方面的投入,这方面可以改善。

  另外一方面是结构问题,李迅雷提出,居民消费率低跟居民的收入结构有关系,结构是长期问题。“我们的收入结构里面高收入组的收入增速在过去5年当中,明显超过中等收入组的10个百分点以上,这是国家统计局的数据。”

  李迅雷说,能否通过收入再分配改革,有效对中国高收入组进行征税。另外第三次分配要增加企业责任,增加企业的慈善事业,多种举措共同发力改善居民的收入结构,提高中等收入组的收入水平,这样有利于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增长。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来源网站或作者个人观点,与东莞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侵权联系后立即处理,在线联系QQ:94083,邮箱:admin@dongguan.gd.cn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