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眼丨每个柚子净赚一两毛 每日优鲜却拖欠我160万元

凤凰网《风暴眼》出品

爆料投诉邮箱:all_cj@ifeng.com

核心提示:

1,截止8月4日收盘,每日优鲜股价报0.175美元,较前一日上涨52.17%。与上市初的13美元/ADS发行价相比,每日优鲜股价已经跌超98%,市值蒸发30.14亿美元。

2,根据凤凰网《风暴眼》拿到的一份不完全统计数据,每日优鲜拖欠将近200家供应商的货款,总金额超过2亿元,涉足领域包括生鲜水果、肉类熟食等。

3,疫情催化下,中小企业发展本就步履维艰。在每日优鲜事件冲击下,一些企业即刻陷入停产,有些供货商的房产还被抵押给银行。

——————————————————————————————

截止8月4日收盘,每日优鲜股价报0.175美元,较前一日上涨52.17%,市值4120.4万美元。与上市初的13美元/ADS发行价相比,每日优鲜股价已经跌超98%,市值蒸发30.14亿美元。

近日深陷舆论漩涡的每日优鲜,尽管一再辟其谣破产传闻,但从922名员工讨薪到数百名供货商上门追讨,再到每日优鲜总部人去楼空,叠加一年多来的股市表现,所有信息都暗示每日优鲜或已走到末路。

但大厦将倾,安有完卵?每日优鲜暴雷后,无数背后的供应商浮出水面。根据凤凰网《风暴眼》拿到的一份不完全统计数据,每日优鲜拖欠将近200家供应商的货款,金额从几万到几千万不等,涉足领域包括生鲜水果、肉类熟食、装修建材等方方面面,拖欠货款总金额超过2亿元。

这些供货商中,从几人的家族企业到几百人的中型企业,规模不等。疫情催化下,中小企业业务经营本就步履维艰,在每日优鲜事件冲击下,不少企业甚至即刻陷入停产。有些供货商厂房停工、房产被抵押,走投无路下,只能边打工边讨债。

三月份,部分供货商前往每日优鲜总部讨要货款。(供货商提供)

柚子厂商:每个柚子净赚一两毛 却被每日优鲜拖欠160万元

福建的陈平是最早一批进京讨债的供应商之一。

生长在热带和亚热带地区的柚子是福建当地特产。陈平所在的村镇早在2018年就成立了农商合作社,负责回收村里农民种植的柚子,然后以一定价格销售出去。因为有广泛的销售门路,陈平成了该合作社牵头人。

除了销往一些大型商超,陈平也把柚子卖给了不少线上平台,叮咚买菜、盒马、京东等都是其客户。陈平的农商合作社和每日优鲜的合作始于2020年。

疫情期间,地方封控、人员、车辆往来均受到不同程度影响。进入九月柚子采摘季,封控及交通往来仍没有完全放开,往年源源不断的订单急遽减少,正是成熟期的柚子就这样烂在地里。

十月后,订单仍没有达到往年的一半。看着田地里硕果累累的柚子树,陈平和村里人都心急如焚。但天不绝人,在当地政府的帮忙撮合下,陈平遇到了每日优鲜采购商,双方很快达成合作意向,并签署了采购协议。

就这样,陈平农商合作社里的柚子有了出路。

虽然回款不准时,但并不妨碍陈平乐开花的心情,在陈平看来:这么有名的平台,还是政府“牵线搭桥”,怎么会有问题呢?

根据艾媒数据,2020年中国45.93%消费者最常使用每日优鲜,仅次于盒马鲜生(51.85%消费者的使用)。当时每日优鲜已经是“驻扎”在新闻里的优秀O2O电商平台。

但天总不遂人愿。进入2021年12月,2020年两个月的货物款项才刚刚结清。

陈平可以拖,村里的农民不能拖。从家庭生计到柚子种植,哪项都需要钱。而背靠土地的农民,又有多少银行存款供这些销售商拖欠呢?于是从2021年10月开始,农民们频繁找上门,希望陈平兑现之前的欠款和工资。看着每个柚子净赚不足一两毛的村民,陈平心里五味杂陈,辛苦劳作半年,最后一无所得,陈平知道村民心里着急。

陈平也着急。下半年合作社开工后,工人的工资、厂房运营全部是陈平贴钱运作,不仅银行余额肉眼可见的减少,他跟银行借得贷款也越来越多。

而更为关键的是,从同为每日优鲜的某供应商朋友处得知,每日优鲜资金链已经出现问题,一些供应商决定过完年前往每日优鲜总部讨债。

不能坐以待毙。反复思量后,陈平决定加入其中。

因为北京防控政策一再收紧,直到3月中旬,他们才来到北京。据陈平介绍,这也是第一批前往每日优鲜讨债的供应商。

七天隔离期满后,他们马不停蹄赶到每日优鲜总部,从大楼外叫喊到围堵负责人,无一有效,楼层管理人甚至不让他们进入大楼。

无奈下,他们拉起横幅,连续几天前往每日优鲜总部讨要说法。最后,在政府介入下,陈平及其他供应商拿到了部分款项。

虽然只拿到一部分,但陈平总算对村里的人有了交代。回村后,他先还上了部分农民的柚子钱和员工工资。后续还有总计160万左右的欠款,陈平承诺年底钱结清。

而他自己,除了自己的钱全部搭进去、房子、厂房抵押给银行,他还有四个老人、两个小孩要养。如今,他和妻子一边打工一边讨债。

随着每日优鲜暴雷,他也开始恍惚,他不知道以后该跟谁要这笔钱,答应村民的钱能不能结清。

火锅底料商:在讨债中流产

跟陈平一块要债的还有徐敏。

3月份来北京讨债的时候,徐敏已经怀有三个月身孕,这是她第一个孩子,对于这个孩子的到来,她满怀期待。早在结婚后,她便拿出部分积蓄,投资了一家火锅底料制造厂,她希望多挣点钱,为将来的孩子存下足够多的成长和教育基金。

虽然是小股东,她并没有把自己当作局外人。从产品生产到联系客户,她一一参与其中,就这样,一家规模不足五十人的小厂子被她带的有声有色,前来订购火锅底料的客户也不乏海底捞等大品牌。

工厂与每日优鲜的合作始于2020年,也是徐敏一手促成的。一直以来,和每日优鲜的合作还算顺利,虽然回款不及时,但拖欠时间始终没有超过三个月。可是从2021年下半年开始,这个纪录频繁被打破。

截止到2021年12月,每日优鲜已经有6个月没有回款,金额已经接近300万,而每斤火锅底料净赚不足6元。

进入2022年1月,公司决定停止对每日优鲜的货物供应,直到每日优鲜补足之前的所欠款项。

与此同时,徐敏积极联系有相似经历的每日优鲜其他供货商。一切仿佛天助,几天不到,徐敏联系到了五家,他们都被每日优鲜以各种理由拖欠货款,金额至少一百万。

他们组建了一个群,彼此互帮互助,也为其他被每日优鲜“坑过”的供货商提供“聚集地”,一个月不到,群规模已经接近20人。

日子一天天过去,每日优鲜对于所欠的货款始终绝口不提。

于是,他们决定过完2022年春节就前往北京集体讨债。

三月,春意习习,北京的春天仍有些料峭。他们一行20人,从天南海北聚焦到北京,包括当时已经怀有三个月身孕的徐敏。

即便家人阻拦,但看着急需资金救急的工厂,徐敏决定走这一趟。

七天隔离期结束,徐敏一行便来到每日优鲜总部大楼,从隔空喊话、挂横幅、到围堵公司负责人,他们都试过,效果甚微。

最后,在警方介入和政府协调下,前来讨债的供货商拿到了部分货款,包括徐敏的100万。

就这样,20位供应商被劝返回家。但回家后的徐敏,开始感觉不对劲,肚子有意无意的出现轻微绞痛。据徐敏介绍,早在北京的时候,就有了些许症状,期间曾一度想打120,后因情况好转,便作罢。

回来后的徐敏也去过医院检查,医生认为是彼时的劳累操心所致,建议她卧床休养。但200万欠款还在徐敏脑袋里盘旋,在工厂经营受损、自己的投入即将血本无归的情况下,她做不到“卧床休养”。

在家人安慰下,她短短休息了几日,便又回到工厂上班,与此同时,继续跟每日优鲜掰扯剩余的200万欠款。

在4月份的一次电话追讨无果后,徐敏被送往医院,医生诊断为情绪激动,加上一直以来的操劳过度,导致流产。

本来想给孩子一个幸福的起点,结果却让无辜的婴孩夭折。彼时的徐敏,既懊悔自己的要强,也痛恨天下所有欠债不还的人。

包装袋供应商:疫情艰难时 曾全力支援每日优鲜

李淡几乎是伴随每日优鲜成长起来的。他创办的包装袋工厂在2016年就和每日优鲜有了合作,为他们制作印有每日优鲜商标的包装袋。几年下来,双方积累了不少默契,彼此合作也算坦诚。2020年之前,彼此在钱货交易上尚没有大的分歧。

直到2020年疫情爆发,事情似乎开始发生变化。

武汉疫情爆发之初,因为对新冠肺炎病毒的无解,全国暂时封控,省级交通实行封闭管理,各地物资往来受阻。作为多地生鲜保供企业,每日优鲜对物资、塑料包装的需求量大增。

李淡的塑料厂位于河北。疫情爆发初期,人人自危,加上省级交通封控,各家物流均停止配送。当时,为保障北京供应,李淡每天自己开车发送货物,冒着感染病毒的风险往来于河北与北京之间。

此后,多地先后爆发疫情,不管是辽宁、上海、还是广东等地,李淡的塑料厂始终都在加班加点,没有怨言的为每日优鲜做好后勤保障。“虽然当时货款经常不及时给付,但是考虑过疫情这种特殊时期,每日优鲜又是保供企业,我们供货商啥也没说,加班加点的帮他生产,没想到现在是这种结果......。”

截至目前,每日优鲜仍拖欠欠李淡六个月、总计140万左右的货款。对一些大企业,或者鼎盛时期的每日优鲜,140万并不算多,但对于李淡的工厂,这却是一笔能救他的企业于水火的钱。如今,因为资金不足,他的工厂已经关闭部分产能。

在多数供应商还不明所以时,广东的王陈已经聘请了律师,状告每日优鲜。他从2021年开始为每日优鲜广东市场供应鲜花,几乎每天王陈都将亲自修剪的花束送到每日优鲜广东总部。

但从合作之日起,每日优鲜的货款交付就不及时,几乎每次都需要王陈催款。


但去年10月开始,无论王陈怎么催,每日优鲜采购商总以“需要总部那边审核”等的托词拖延他。直到今年三月,广东东莞总部关门,王陈意识到不能再等,他立刻找了律师,希望借助律师力量帮自己讨回37万货款。

最开始,王陈还能找到相关对接人,但随着每日优鲜爆雷,王陈已经找不到对接人了,之前的采购经理也已经被裁,加入了讨薪团队。

像陈平、徐敏、李淡、王陈这样的供货商还有很多,他们组建了一个500人的大群。在里面,他们商量对策,协商思路,希望集合大家的力量,加快这次讨债进程,早日拿回自己的货款,过回原本的人生。

(文中,陈平、徐敏等皆为化名。)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来源网站或作者个人观点,与东莞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侵权联系后立即处理,在线联系QQ:94083,邮箱:admin@dongguan.gd.cn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