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数字暴露了美国的大危机!“麦卡锡被架在火上烤”

中新网1月21日电 (记者 孟湘君 张乃月)当地时间1月19日,世界见证了一项新的历史纪录诞生——美国联邦政府债务规模,突破31.4万亿美元的法定债务上限。

不得不说,下面这张来自“美国债务时钟”网站的截图,具有一定纪念意义,因为这张图显示,美国债务已达到创新高的31.5万亿美元。

美国债务创下31.5万亿美元新高。图片来源:美国“债务时钟”网站截图

美国债务创下31.5万亿美元新高。图片来源:美国“债务时钟”网站截图

当下,债务上限问题犹如悬在美国头顶的一枚“巨型炸弹”,一旦被引爆,不仅将剧烈冲击其自身,更会波及整个世界。美国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债务炸弹”的“引线”,能否及时拆除?假如美国债务违约,究竟意味着什么?

中新网记者就此邀请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李海东、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张志新,展开解读。

人为制造危机,党争恶果显现

美国的国家债务,是指历届联邦政府积累的未偿还借款总额。2013年,美国债务和GDP总量均约16.7万亿美元,比率超100%;而到2022年,美国债务已相当于GDP的124%。

为限制债务“滚雪球”式发展,美国国会为联邦政府设定了可举债的最高限额。一旦触及上限,就意味着美国财政部借款授权用尽,政府面临“技术性违约”和停摆风险。

资料图:美元。

资料图:美元。

“美国从独立到现在,在实现自身经济繁荣的过程中,可以说走的是一条借债发展的道路,”李海东表示。不论是向本国国民还是向外国政府、实体或国民借债,美国政府一直有债务在身。

他指出,其实很长一段时间内,美国债务问题并不意味着危机。美国国会“钱袋子”掌握在众议院手中,过去债务上限的提升,是和政府预算自动匹配的。

但冷战结束后的90年代中期开始,共和党主导众议院后,强硬地将政府预算和债务上限相互隔离。随着两党党争激化,债务上限问题逐渐演化成真正的危机。

资料图:当地时间2021年9月22日,美国国会共和党参议员举行发布会,表态将阻挠众院通过债务上限法案。中新社记者 陈孟统 摄

资料图:当地时间2021年9月22日,美国国会共和党参议员举行发布会,表态将阻挠众院通过债务上限法案。中新社记者 陈孟统 摄

从深层次原因来看,李海东分析,当初美国“国父”设想通过分权、制衡,使国家在各党妥协当中有效运转下去,但美国国会中对立的两党,越来越以自身党派的选举诉求、狭隘的集团利益为出发点,将所有重大议题都放到政争环境下处理。

这就意味着美债上限这样的问题,逐渐成为国会绑架白宫、白宫反击国会,两党互相撕扯的焦点,也意味着美国建国时所设想的三权分立机制运作失败。

张志新也分析称,从新世纪以来美国政府运作的实践来看,国会民主、共和两党为讨好选民,竞相扩大政府开支,债务上限已形同虚设。因此,债务上限触顶,实质是两党出于党争需要人为制造的危机。

拆除“巨型炸弹”,时间只剩四个月

随着美债突破“天花板”,美国财政部长耶伦坐不住了。她连续致信国会领导人尤其是刚当选半个月的众议长麦卡锡,通知对方财政部不得不从当地时间1月19日起到6月5日,采取特别措施,避免债务违约。

资料图:美国财长耶伦。

资料图:美国财长耶伦。

耶伦的特别措施,包括:

·暂停对公务员退休和残疾基金的额外投资

·暂停对邮政服务退休人员健康福利基金的新投资

·赎回部分投资

虽然近40年来,美国财政部已十多次采取特别措施,但“佛脚”只能临时抱一下。多方预计,耶伦最多撑到2023年6月初,国库资金就可能枯竭。因此,美国国会仍需在“大限”前解决问题。

资料图:美国国会大厦。

资料图:美国国会大厦。

要拆掉债务违约的“炸弹引信”,一般来说有两招:

一、上调债务上限。也就是说,把违约“天花板”提得再高一点。

在美国历史上,这并不是啥新鲜事。二战结束以来,美国修改债务上限就达近百次,其中绝大部分是上调。但这会造成美国寅吃卯粮的现象越来越严重。

二、暂停债务上限。在此期间,美国国会将允许财政部不受限制地发行国家公债。

2013年以来,美国国会已7次暂停债务上限生效。但美国滥发国债,疯狂印钞,只会进一步消耗借债国对其还债的信心。

如美国债务违约,或现“蝴蝶效应”

李海东注意到,近期,高盛(341.84, -8.91, -2.54%)等华尔街投行普遍预计2023年全球经济大概率会衰退,而美国自身形势也不甚乐观,加上2008年金融危机到现在,美国债务从10万亿美元左右攀升到超31万亿美元,债务上限增长过快,在这种情况下,问题就会更严重。

他认为,美元和美国在全球经济中充当“定盘针”作用,虽然概率很低,但一旦美国债务违约,“定盘针”将剧烈摇晃,造成全球经济摆动甚至倒退。

资料图:美国民众走过纽约证券交易所前。中新社记者 廖攀 摄

资料图:美国民众走过纽约证券交易所前。中新社记者 廖攀 摄

张志新则表示,如美国迟迟不能通过提高举债上限的法案,导致政府部分机构停摆,会影响美国经济和社会运作。

综合来看,美国如果真的债务违约,或引发“蝴蝶效应”。

比如靠政府补助生活的底层人群陷入困境,加剧美国自身经济混乱,导致投资者忧虑抛售美国国债,从而致使美国信誉度受损,美元作为全球储备货币或“避险资产”的地位由此降低,最终将加剧全球金融市场动荡,拖累世界经济复苏。

众议长麦卡锡被“放在火上烤”

眼下,美国两党分别把控参众两院,要求大相径庭,为逼迫对方就范,双方都不肯轻易妥协。

张志新注意到,此次债务上限问题与以往相比有新情况,那就是共和党内以“自由党团”为代表的极端保守派,表现出对主流保守派主张的极大制约。

因此,新任众议长麦卡锡面临的巨大挑战,在于能否说服极端保守派接受提高债务上限,而非与民主党达成共识。事实上,民主党已将“球”踢给麦卡锡。

资料图:美国众议院议长麦卡锡。中新社记者 沙晗汀 摄

资料图:美国众议院议长麦卡锡。中新社记者 沙晗汀 摄

“麦卡锡如同放在火架子上被烤的山羊”,李海东也指出,在债务上限问题上,如果麦卡锡屈从于共和党极右翼,就会被国会众院共和党其他派别及民主党疏远;如果其不满足共和党极右翼诉求,那么在众院的许多倡议都无法通行。

据报道,此前麦卡锡为争取选票顺利当选众议长,已向共和党极右翼做出一系列重大让步,包括承诺在提高债务上限的立法中加入削减开支条款,可能很难再做让步。

李海东表示,共和党极右翼为自己“原教旨主义”的诉求“劫持”了共和党,迫使共和党在重大议题方面很难妥协。

但债务违约伤害太大,美国很难真正在这个问题上铤而走险,因此他相信,美国债务上限最终还会上提,主要是看在博弈过程中,两党如何利用这一议题来削弱对方力量。


栏目索引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