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倒闭引发审视!美联储给美国埋了多少“雷”?

 [环球时报驻美国、英国特约记者 张思思 纪双城 环球时报记者 王冬 甄翔 辛斌]“面对居高不下的生活成本和最近发生的银行业危机,美联储已站到了政策十字路口上。”在2022年3月16日美联储开启连续加息进程一周年之际,美国CNBC电视台这样描述美联储当下的境遇。美欧银行危机接连发生,让市场比以往更加严厉审视美联储对于加息政策的抉择。它到底给美国经济埋了多少“雷”。16日,率先迎来利率决议的欧洲央行宣布将利率提高50个基点,在外界担心此举可能加剧金融系统紧张之际,仍然选择打击通货膨胀。一边是通胀居高不下,一边是潜在的金融系统性风险,美联储如何抉择备受关注。

  “用一个错误来解决另一个错误”

  美国CNBC网站称,在一年内连续8次加息后,美国通胀水平从8.5%的高位降至目前的6%,且有进一步走低趋势,但远未实现2%的通胀目标。与此同时,受量化紧缩影响,银行业特别是小型金融机构承压,如不能迅速阻断冲击波影响,银行业危机可能变成比抑制通胀更严峻的挑战。距离3月22日的议息会议仅剩不到一周,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即将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到底是继续加息还是保持利率不变。由于美联储下一步政策走势并不明朗,近期市场波动剧烈。总体而言,交易商更倾向于认为美联储会加息25个基点。

  《华尔街日报》16日的分析认为,越来越多的投资者预期美联储的升息周期即将结束。过去一周,美国两家地区性银行硅谷银行、签名银行倒闭,引发市场对更广泛金融动荡的担忧。芝商所汇编的数据显示,联邦基金利率期货市场的投资者认为,美联储在3月21日至22日议息会议上不加息的几率为60%,这将使联邦基金利率保持在4.5%-4.75%之间。在过去12个月中,美联储启动了上世纪80年代初以来最为迅猛的一系列加息,以抗击触及40年高点的通胀。金融市场的情绪显示,投资者认为更广泛的银行业危机可能导致经济增长放缓和需求减少。

  曾在特朗普政府时期担任美国国家经济委员会首席经济学家的拉沃尼亚批评美联储此前的政策不当。2021年,美国通胀露出苗头时,美联储一度坚称商品价格上涨只是“暂时性的”,并未采取措施,而如今美联储却面临连续加息后的银行业危机。对此,拉沃尼亚认为美联储是在“用一个错误来解决另一个错误”。CNBC认为,只有解决当前的流动性困难,同时避免美国经济今年出现严重衰退,才能说美联储的失误并未造成太大的损害。

  商业地产或是下一个风险

  “银行业遭遇危机后下一个威胁可能会指向商业地产。”彭博社14日表示,如果市场参与者正为硅谷银行倒闭的潜在后果而焦虑不安,让他们看看银行业对迅速疲软的商业地产行业的敞口似乎更能感受到危险。近来几乎每隔几天就会有一些大型资产违约的消息。

  根据美联储的数据,2021年年中以来,贷款机构账面上的房地产贷款和租赁总额飙升7250多亿美元,达到创纪录的5.31万亿美元,增幅达16%。去年的增幅相当于此前四年的总和,是自2006年以来增幅最大的一年。不仅如此,纽约梅隆银行策略师韦利斯表示,商业地产贷款在所有银行贷款中所占比例接近24%,为金融危机以来最高。

  彭博社称,随着利率上升,贷款压力可能会在商业地产领域迅速扩大,因为随着银行寻求降低风险敞口,贷款再融资的成本将变得更高,导致更多的房地产以更低的价格出售,贷款机构面临更大的损失风险。彭博社称,此次面临最大的风险的主要是小银行和一些专门从事房地产业务的大型贷款机构。

  美国全国房地产信托理事会发布的商业地产价格指数上季度暴跌3.5%,为2009年以来的最大跌幅。彭博社认为,有理由质疑,商业地产行业目前发生的情况会让银行业重蹈上世纪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的储蓄和贷款危机。更何况最近的硅谷银行的危机表明,美国银行体系或许并不像想象得那么健康。

  持续加息为经济“埋雷”

  美国波士顿联储主席罗森格伦近日在社交媒体上表示,金融危机会导致需求被毁坏,银行会减少信贷供应,消费者会推迟大额购物,企业会延后支出,因此他建议应暂停加息,直到可以评估需求遭破坏的程度。不过,当前金融市场上的观点并不一致,摩根大通首席经济学家菲洛里认为,如果现在暂停加息,美联储将是在抗通胀决心方面发出错误信号,这也可能加剧人们的疑虑。

  “传统上来说,美联储在货币政策上的决策主要考虑三个因素。第一个因素是通胀,第二个是就业情况,第三个是金融市场的基本稳定。”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副研究员李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金融市场的基本稳定起初并不是美联储重点关注的目标,但在金融危机之后也被列为政策需要考虑的一个内容。美联储此前大幅加息的主要背景是美国在疫情暴发后通胀不断加剧的局面。为避免通胀演变为恶性通胀,加息可能是唯一的选项。

  李峥认为,以这样一种非常规手段来对抗疫情对经济的冲击,金融出现一些动荡是不可避免的。部分抗冲击能力比较差的金融机构,如硅谷银行。以及一些准备金不足的金融机构、地区性商业银行,甚至包括前期投资亏损比较大的投行和创投机构,可能都遭到冲击。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教授赵锡军17日对《环球时报》记者分析称,同刚刚“爆雷”的硅谷银行类似,美国的中小银行都会面临着美联储加息所带来的资产负债错配产生的压力。因为中小银行的客户类型相对比较单一,如硅谷银行的客户主要是初创企业。同时,在负债资产方面,这些银行往往集中在债券。因此,这类银行的风险特征比较一致。

  赵锡军认为,如果美联储加息政策持续,美国中小银行在客户特点、资产特点的影响下,可能会遭遇流动性风险和市场风险共同引起的问题。

  “加息除对中小银行带来压力,对美国各行各业都在造成广泛的影响。”赵锡军对记者解释称,无论是美国的企业还是居民,只要有负债,加息都会令财务成本上升。如果未来继续加息,成本上升的幅度会很快。“当利息支出,财务成本支出的速度超过收入增长的速度,或者超过盈利增长的速度,就会引发企业和居民的财务的压力。也就是财务支出增长过快带来的企业和居民流动性风险。”

  赵锡军还表示,除了加息以外,美联储还面临缩表,那么收缩流动性就可能同加息一起带来双重冲击。本就面临着流动性紧张的企业可能会雪上加霜,使得流动性的压力愈发加大。


栏目索引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