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主页 > 财经 > 宏观 >

盛松成:如何理解央行此次全面降准?


2021-07-12 22:51 [宏观] 来源于:第一财经
导读:短期通胀压力不大,是当前降准的必要条件。 中国人民银行决定于2021年7月15日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不含已执行5%存款准备金率的金融机构)。本次降准为全面降准,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短期通胀压力不大,是当前降准的必要条件。

  中国人民银行决定于2021年7月15日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不含已执行5%存款准备金率的金融机构)。本次降准为全面降准,降准后金融机构加权平均存款准备金率为8.9%。降准释放长期资金约1万亿元。

  我们对资本市场投资者进行了问卷调研,158位受访者中有约80%的人认为本次全面降准超预期。因此,正确理解央行本次降准尤为重要。

  首先,目前我国经济恢复不平衡不充分,大宗商品涨价造成中小企业经营成本上升。降准可促进融资成本下降,加大对实体经济特别是对中小微企业的支持。同时,短期通胀压力不大,是当前降准的必要条件。

  其次,全面降准可为未来应对美联储货币政策转向预留政策空间。下半年美国有望实现充分就业,并迎来较长时间的繁荣期。届时美联储退出刺激政策会使中美利差收窄,资金流向逆转,热钱流出我国。降准可能推动利率一定程度下降,减缓热钱流入,为我国未来货币政策转向预留空间,减缓未来人民币贬值的压力。

  再次,降准有助于缓解市场流动性趋紧。目前商业银行超储率较低,存贷比处于高位。下半年MLF到期数量高达4.15万亿元,远高于上半年的1万亿元。

  此外,目前中小银行经营压力与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并存。为市场注入流动性有利于防范金融风险。

  一、中国经济仍在恢复中,而美国货币政策转向在即

  结构上看,我国经济在恢复中仍然存在不平衡、不充分、基础不稳固的问题。今年一季度我国GDP实际同比增长18.3%,整体延续了去年三季度以来的复苏态势,二季度亦有望实现8%左右的高增速,但按两年平均增速看一季度仅增长5%,较2019年全年低1个百分点。下半年,我国经济增速或降至5%-7%。首先,从生产法的角度看,一季度第三产业两年平均增速为4.7%,恢复仍较慢。其次,从支出法的角度看,今年前5个月房地产投资和出口增长较快,对经济贡献较大,而消费、基建投资和制造业投资增速仍未恢复至往年同期水平。疫情影响了居民的消费,一季度人均可支配收入两年平均增长7.0%,而人均消费支出的两年年均增速为3.9%,居民消费收入比大幅下降。5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两年平均增长4.5%,2019年同期该增速为8.6%。其中受疫情影响较大的餐饮收入两年平均仅增长2.5%,旅游市场也恢复缓慢,“五一”假期国内旅游收入1132.3亿元,仅相当于2019年同期的77%。今年1-5月,固定资产投资两年平均增速为4.2%。其中,基建投资两年平均增速为2.6%;5月工业企业利润累计增长83.4%,一季度产能利用率达到77.2%,但结构性问题凸显,利润集中在部分中上游行业,采矿业增长135.5%,黑色及有色金属冶炼加工业增长超过350%。企业投资意愿仍不强,前5个月制造业投资两年平均增速为0.6%,处于较低水平;房地产投资韧性较强,两年平均增速为8.6%,但增速预期回落。过去一年多,全球疫情冲击造成供应链断裂,我国出口超预期高增长,成为经济恢复的重要动力。下半年随着出口基数上升,海外国家如美国经济恢复、供应增加,我国出口替代效应下降,预计出口增速将回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细项指标中,5月和6月新出口订单指数均处于收缩区间,分别为48.3%和48.1%。

  我们预计美国经济下半年有望强劲复苏,并迎来较长的繁荣期,美联储可能将很快讨论缩减购债。消费是美国经济主要引擎。5月美国零售和食品服务销售额同比大幅增长27.7%,较2019年也增长了18.4%。6月,美国Markit制造业PMI录得62.1%,创2012年有纪录以来新高。6月非农就业人数增加85万,高于预期,显示经济较快恢复。尽管美国6月失业率小幅回升至5.9%,但4月美国职位空缺数量上升至928.6万,部分岗位工资大幅提升,说明主动失业、求职意愿不足是当前失业率较高的重要因素。全美25个州决定提前叫停联邦政府失业救济金的发放,未来劳动参与率会有所上升。我们跟踪的美国制造商、批发商和零售商补库存周期仍处于恢复中。在此背景下,美联储鹰派声音越来越强。6月美联储FOMC会议将今年的经济预测上调至7.0%,同时预计年末失业率降至4.5%。我们预计下半年美联储将开始讨论缩减购债。

  二、短期内我国广义通胀压力不大,而市场流动性趋紧

  全面通胀压力不大,这是当前降准的必要条件。6月,我国CPI同比增速1.1%,核心CPI同比增速0.9%,仍维持在较低水平。预计今年全年我国CPI同比增速在2%左右(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全年CPI目标为3%左右)。6月我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同比增长8.8%,较5月份下降0.2个百分点。原油、铜等大宗商品价格上涨,主要受全球经济复苏而供应短缺的影响,同时与美联储的宽松货币政策及市场主体行为有关。大宗商品价格通常全球化定价,我国货币政策对大宗商品价格影响不大。近期,一系列保供稳价措施效果显现,大宗商品价格出现不同程度回落。同时,PPI和CPI的“剪刀差”达到7.7个百分点的历史高点。我国较强的供给能力与尚未完全恢复的消费一定程度上抑制了PPI向CPI传导。目前资产价格也比较平稳。上半年上证指数较去年末温和上涨3.4%,6月百城住宅价格指数环比增长0.36%,同比增长3.89%,低于居民收入增长速度。

  为支持实体经济发展,2020年下半年以来,商业银行余额存贷比一直保持上升趋势,6月存贷比已经达到81.86%。2021年初以来,各项存款同比增速明显放缓,降至10%以下,而信贷同比增速高达12%以上。同时,2021年一季度,金融机构超储率仅为1.5%,为2019年中以来的最低值。今年5月底以来,DR007和R007在波动中均一定程度上升,尤其是R007。金融机构借贷成本上升,反映了银行短期资金也较为紧张。下半年政府债发行将加大,同时大量MLF到期。截至7月10日,今年地方政府专项债新增1.09万亿元,发行进度为30%,远低于去年60%的水平。我们测算下半年MLF到期4.15万亿元,远高于上半年的1万亿元。

(编辑:东莞网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来源网站或作者个人观点,与东莞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侵权联系后立即处理,在线联系QQ:94083,邮箱:admin@dongguan.gd.cn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