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工作2个月,我已经被裁了两次

文/杨知潮

  来源:略大参考(ID:hyzibenlun)

  半只脚已经踏入职场的22届毕业生亲历着一切,有人还没拿到毕业证,就在公司“毕业”;有人到手的职位被取消;有人成功拿到了满意的offer;还有人干脆躺平。

  史上最大规模的一届毕业生,遇到了可能是史上最严峻的就业环境。

  2022年高校应届毕业生再创新高,达1076万。与此同时,疫情等原因导致多个行业出现大规模的裁员、缩编、降薪。许多毕业生还未完全踏出校门,就开始面临面试取消,offer违约,被裁员。

  内蒙古政府官网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4月17日,全国高校毕业生去向落实率为23.61%。智联招聘4月发布的数据显示,已签约毕业生平均签约月薪为6507元人民币,较2021年的7395元人民币下降约12%。中国传媒大学发布公开信,“求助”用人单位积极展开招聘,支持本校学生就业。

  半只脚已经踏入职场的22届毕业生亲历着一切,有人还没拿到毕业证,就在公司“毕业”;有人到手的职位被取消;有人成功拿到了满意的offer;还有人干脆躺平。

  以下是他们的自述:

  01

  在学校还没毕业,在京东先毕业了

  刘阳:京东程序员

  我正在准备毕业论文,但有些“毕业”不需要论文。

  2021年11月,我入职了京东的安全部门。在京东的工作很累,每天9点、10点才能下班。每天都得学全新的东西,我经常周末都得把电脑带回去学。有的实习生被逼急了,直接上网花钱请人做,我们的工作难度可见一斑。

  当然也有好的地方,比如部门的哥哥们都很照顾我,他们都是业界的大牛,人也很好,和他们能学到很多东西。

  好景不长,从年后开始,伴随着京东的裁员潮,他们一个不剩地被公司裁掉。裁员规模之大让我非常震撼,京东有个专门员工服务中心,我的几个哥哥被裁员的时候,预约排名都到了500、600位了。

  之前我对裁员的印象就是在网上看到的新闻,那时觉得裁员和自己关系不是特别大,但这次是亲眼目睹,亲手为他们整理东西送别他们。我当时就想裁员有一天会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果然,坏的担忧总是很灵验,很快我的部门整体被缩编,和其他部门合并,原定给我的转正名额直接取消,这意味着我也被“裁”了。

  从京东离开后,我又面试了米哈游,但因为疫情面试直接取消了。好在我还有个后手,去年秋招我拿到了一家市场份额排名第一的网络安全企业的offer,月薪 16K左右。

  但亲眼目睹大裁员给我留下了心理阴影,我现在就使劲给自己多加几层保险。因为担心到手的offer再起幺蛾子,我已经跟联通安全部门的朋友打好了招呼,如果offer不能履行,我就去他那儿试试。

  我还安排了其他后路。

  我之前在MCN机构实习过,从零做出过2万粉丝的抖音美食号。我跟过广告剧组,做过录音。另外,我还在B站开了两个自媒体号。我打算好好经营这些副业,万一将来失业,还能混口饭吃。

  对于接下来的职业生涯,我非常不乐观。据说我拿到offer的那家企业加班特别严重,比996还疯狂。公司倡导狼性文化,许多同事都不回家,从早干到晚。不过在京东待了六个多月,我对这些已经适应了。尽管身份上我仍然是学生,但在心理上,我已经成为合格社畜了。

  2022届毕业生确实很惨,我周围的同学都特别焦虑,尤其是那些没找到工作的。有的同学辞职以后在家待了一两个月还没找到工作,其中很多都是因为技术能力不强,大厂没留下,小公司也不容易进。

  找到工作的也没好到哪去。我们班级统计过就业数据,除了三个在大公司,剩下的都在北京等城市的互联网外包公司,平均月薪就是8000元左右。

  看着这样的就业形式,我也十分焦虑,只能加倍努力去工作。就像《四世同堂》中的老爷子,只要家里有余粮,有后路,大门外啥样我都饿不死。

  02

  工作两个月,我快被裁两次了

  佳佳,人力资源

  我刚参加完一场老板连续发言四个小时的会。

  就在几天前,董事长通知全国分公司集体线上开会。会议开始的前三个半小时,他从国际经济形式谈到子女教育,我听得快睡着了,不知道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直到最后二十分钟,老板终于进入正题:公司要裁掉那些可有可无,对公司没有价值的人。

  我是这家公司的实习HR,但入职一个月,还没成功招聘过一个人。我一想:“没有价值的人”,这说得不就是我吗?但我很平静,别看才实习两个月,姐姐也是经历过裁员的人。

  两个月前,我进入一家上海互联网租房平台的北京分公司,为公司门店招聘店长。尽管底薪只有4500元,但成功招聘一个人就有500元奖励,我第一个月赚了接近8000。开门红让我心情大好,每天都充满希望。

  但突如其来的上海疫情击碎了我刚刚起步的职业生涯。疫情导致租房订单骤减,部门大量缩编,我招来的人全部被公司清退,全公司的工资延迟半个月发放。我工作很努力,领导很器重我,但总公司通知领导,必须把我裁掉。

  经过领导的推荐,我来到了现在这家人力资源第三方企业做招聘,主要是帮餐饮行业的客户招聘服务员。我的底薪没变,但原来招一人500块的提成,变成了招一个人奖励10块钱。

  工作中也充满不顺利。我与服务员等岗位的候选人沟通十分不顺畅,甚至有的面试者因为不认识字无法入职,直到现在,我仍然没有成功招到一个服务员。但我知道工作大环境的艰难,有活干我已经很满意了。

  没想到新的困难这么快又来了。餐饮行业是我们的主要客户,在疫情影响之下,全国很多餐饮门店歇业,我们公司的订单量也骤减,紧接着就出现了开头的那一幕:董事长大讲四个小时,最后表示公司要降薪、裁员。

  董事长还表示,以后开会不要占用正常工作时间,意思很明显:加班。但加班加什么呢?我每天联系几十个人,回复者寥寥,想加班都没得加。

  我能明显感受到公司并不信任我,领导不愿意给我付费的招聘账号,也没人带我,教我。入职一个月,我还没给公司创造过任何价值。看来,我又快被裁了。

  03

  我现在特别乐观

  武子,网络安全开发

  我不喜欢谈大环境好坏,我只关注个人的本事。

  比如我,都说现在大环境差,我还是找到了一份很好的工作,一个月拿着一万二的工资。

  我在春招时顺利拿到了一家网络安全企业的offer,这家企业在中国的防火墙市场占有率排名第一,是绝对的的头部企业。而我转正以后月薪能达到12K,有很多涨薪机会。除此之外,我还拿到了4家小公司的offer,根本不缺工作机会。

  在今年能拿到这么好的工作机会也不容易。我的学校很差,是一所二本末流院校。但是我的技术基础打得比较牢,大三开始就积极实习,主要是干数据分析师,虽然是不知名小公司,但也让我的简历丰富很多。

  除了个人能力,我也感谢自己所在的行业。今年直播、旅游、游戏等行业裁员确实严重,但我所在的网络安全对企业来说是一块“死预算”,由于国家要求,每年都是只增不减,因此,就业受到的影响并不大。

图:数据来源麦可思图:数据来源麦可思

  但我的情况,在班级里确实算少数。我看过班级统计的就业名单,大部分人都没有找到技术的对口工作,许多去做前台、销售等文职岗位。少数几个找到对口工作的,都在外包公司做程序员,那都是一些内蒙本地的“不正经”公司。

  22级的就业环境确实不好,我们1万人的公司,目前春招群里只招了66个人。身边的同学、学长也有很多被裁员。

  一个不可否认的客观事实是,我们这届大学生,一半时间都是在疫情中度过的,在校时间只有2年出头。大量的网课直接导致我的知识不扎实,线上修的课程都不怎么会,有一次面试的时候被问到相关知识,我没答上来,最后就挂掉了。

  但这些客观条件只能束缚多数人,你可以成为少数人,比如我现在就摸到了少数人的边边。不论外界怎么看待我们22级毕业生,总之我对自己未来的很有信心,我觉得自己能发展得很好。

  04

  天坑专业的我们反倒更好找工作了

  吴迪,机械设计

  我学的就是大家说的天坑专业:机械。

  机械确实坑,我们毕业以后一般都进偏远的工厂,大量加班不说,薪资还低。你们坐在明亮的写字楼里,我们每天只能和铁锈、油污打交道,一年到头也没啥娱乐活动,连个女的都看不着。许多同学根本坚持不下去,干两年就转行了。

  但也别急着可怜我,人生就是风水轮流转。这不,互联网又是裁员又是降薪,我们虽然挣的还是六七千,但我们不会失业啊。

  去年秋天,我通过校招签约了一家制造业外企:恩福,成为了一名机械工程师。我每个月的薪资是6000块,还有差不多1000块的各类补贴。由于是外企,加班费计算很规范,实际到手还会更多。

  虽然工资不高,条件艰苦,但在这样的就业环境下,能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我已经很满意了。

  都说2022届是最难找工作的一届,但我们专业的就业情况反倒更好了。据学院方面透露,我们机械专业今年的就业率排到了全校第一。

  去年秋招的时候,许多厂子来我们专业根本不挑人,只要是男的就要。据说今年情况也差不多,薪资待遇还相比前两年有所提升,毕竟我们生产的都是生活必需品,不管经济形势好坏,人们都得用。而且只要有机床,工厂里啥都能造,听说我们厂子正准备改做医疗物资,以适应市场需求。

  互联网裁员的消息我也有所听说,确实很吓人,但互联网不能代表所有行业,只不过大家都关注互联网。像我女朋友是做短视频编导的,由于疫情原因,播放量等数据甚至有所上升。

  对于目前的经济形势,我是一点都不焦虑。我们行业虽然待遇差,工作苦,但胜在稳定,15K是我们收入的天花板,但一个有经验的机械人在哪都有一口饭吃,40、50岁的老师傅也有厂子要,互联网行业行吗?

  05

  英语专业准毕业生,在宿舍躺平

  苏雪,无业

  用我室友燕燕的话说,我正在摆烂。

  对此我不爱听,但也不否认,我现在每天的生活很简单:吃饭、睡觉、打王者。

  我焦虑吗?都是成年人,怎么可能不焦虑。同学都在忙着找工作,不找工作的在准备二战,考公,留学,手头上都有自己的事,看着他们忙碌,我心里一万个焦虑,但我也找不到什么解决办法,后来索性就逃避,同学们讨论简历和考研的时候,我会把耳机的音量调大,不去听。

  你问我为什么摆烂,原因很简单,懒呗,逃避呗。我想趁着自己还是学生,再过两个月无忧无虑的校园生活。当然等拿到毕业证,还得屁颠屁颠地去找工作。

  客观原因当然也是存在的。 学校封校导致我根本没办法出去实习。

  我不是推卸责任,但我们学校的就业意识太差,与职场严重脱节。部分二本高校知道自身竞争力不行,早早地就与企业合作,让学生尽快走进职场。但我们学院并不鼓励学生实习,直到大四还有一堆课程,到现在为止,我们班一共25人,有实习经历的只有4人。

  就业环境也确实不好,去年“双减”导致我们英语专业失去了教培行业这一最大的就业出口。外贸行业不景气,导致第二大就业出口也凉凉。我参加了今年春季招聘会,结果根本没有面向我们英语专业的岗位,我也因此躺平至今。

  你也别笑话我“摆烂”,其他人也好不到哪去。

  逃避工作,是我们专业的普遍情况,我还记得一位学姐在考研失败后哭着说:“我还是想再当几年学生。”我们英语专业的学生普遍喜欢学习和考试,就是不愿意向职场迈一步。我们专业的考研报名率也极高,全年级120人,参加考研的接近100人。教师资格证考试那天,上千人的宿舍楼几乎空无一人。

  但结果是惨烈的,今年将近100人的考研队伍,只有15人考中。而失败的人都没有参加秋招,没有offer,没有实习经历,很多人只能困在考试的循环里:二战考研、考公、考编。

  我的好朋友惠敏本来没报名考研,但今年春天发现就业形势实在太差,已经准备在毕业后脱产考研了。周围没人戳穿她,但大家都明白,有时候,考试只是一种更加名正言顺的“摆烂”。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来源网站或作者个人观点,与东莞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侵权联系后立即处理,在线联系QQ:94083,邮箱:admin@dongguan.gd.cn
栏目索引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