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批鹤岗买房的年轻人已经后悔?“空城”爆红背后:为什么东北留不住人?

去年末,鹤岗突然火了。凭借“打骨折”般的诱人超低房价,鹤岗成为了不少年轻人逃离北上广的新出路。

“1.5万一套房”、“不到5万拥有两室一厅”,一时间,这个名不见经传的普通东北小城华丽转身成为网红躺平圣地,甚至一度被打工人奉为拒绝内卷的圭臬。

然而本该如世外桃源般悠哉的鹤岗生活,却在年轻人奔赴后出现了另一种声音。

“找不到工作”、“没有娱乐”、“交通不便”、“信息闭塞”,年轻人来到鹤岗后发现,远离大城市带来的洒脱只存于一瞬,拥有一套房并不意味着拥有生活,围绕着有关工作、婚育、养老等一系列问题依旧没有最优解。

于是,“鹤岗买房”在极速走红后很快急转直下。年轻人从“逃离北上广”变成了“逃回北上广”。正如北师大教授董藩此前所言,“从长期看,鹤岗这种极度衰退城市已经不具备创造就业机会的能力了,房价还会继续跌。如果生活在这样的城市,最好的办法就是逃离”,一语成谶。

统计数据则更为扎心。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0月,鹤岗市常住人口为89.1万人,同比2010年的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下降15.81%。而如果按照年平均增长看,现实则更为残酷——十年里,鹤岗常住人口的年均增长率为-1.71%,每一年都在经历“出走”。

人口锐减背后,鹤岗的经济倒退早已是不争的事实。在2013年前,鹤岗曾连续十年保持着两位数的经济增长,与不少一线城市齐头并进。但在过去十年里,由于东北地区煤炭及相关领域大范围整顿,鹤岗严重依赖煤炭等第二产业的弊病由此暴露,城市经济急剧下降,甚至连政府统计公报都屡遭难产,如今对其他城市只能望尘莫及。

作为东北的明星城市,鹤岗的遭遇并非个例。经济下滑、人口流失、资源枯竭、创新不足......这些痛点,无疑刺痛了整个东北地区。

昔日东北究竟有多辉煌?

曾几何时,东北这片神秘的黑土地是中国富庶的代名词。

东北地区的经济辉煌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军阀混战时期。特殊的历史背景下,凭借独特的地理优势、丰富的能源储备以及巨大的人口红利,东三省很快发展起了属于自己的工业体系,大量的军工、煤矿、铁路等,奠定了东北的工业基础,更带动了东北地区的经济发展。

国民革命军将领张学良的日本顾问曾在1927年的日记中写道:“当中国人习惯于每天扛着锄头下地干农活的时候,满洲人(东北人民)已经习惯每天去工厂上班,然后领取工资了……”

有数据显示,1945年,东北地区的经济生产总值甚至可以占到整个中国的85%。

新中国成立后,百废待兴,急需发展工业。有着先天优势的东北,乘上了新中国工业振兴的第一趟列车,并在“一五计划”中成为了当仁不让的发展核心。资料显示,彼时,在苏联援建中国的150个项目中,有57个都落在了东北,新中国更是将全国近一半(44.3%)的投资额都投到东北地区,东北也因此被称为新中国的“工业摇篮”,并为推动我国经济建设作出了重要贡献。

第一桶原油、第一炉钢水、第一架飞机、第一条汽车生产线......凡是能想象得到的在建国前20年“首次”诞生的国货重工产品,基本都与东北有关。

数据显示,1952年,东北三省地区生产总值占全国GDP的12.4%,第二产业增加值在全国占比高达23.0%。在整个计划经济时期(1952—1978年),东北地区对全国GDP增长的贡献率为13.4%,第二产业增长贡献率为17.4%。

可以说,作为我国早期工业和经济发展的重要地区,东三省曾承载着无数人的梦想。

东北的困境与振兴

进入20世纪80年代,随着我国经济发展向市场经济转轨,国内发展的重心向南方沿海地区转移。东北地区受原有计划经济体制的严重束缚,普遍出现了产业结构老化和经济相对衰退的现象。

一方面,东北地区工业中的问题不断暴露并凸显,曾经依赖资源型的粗放型经济增长方式受到质疑,资源耗竭,重化工业、装备制造业等传统产业逐渐被替代,产业优势在减弱,但新兴的产业发展又无法及时跟上产业结构调整优化的需要。另一方面,国有经济比重过高、企业活力不足、转制困难、工厂大批亏损,工人大量下岗待业。一系列问题的暴露甚至被外界总结称为“东北现象”。

东北的昔日风光很快成为了长三角、珠三角区域迅速崛起的背景板,只得背着沉重的包袱艰难爬行,就像是一个“被铁链锁住的巨人”。

在这种背景下,大量东北人不得不开始外迁。

数据显示,从上个世纪80年代起,东北三省常住人口增长开始明显放缓,2010年后,东北三省常住人口开始出现明显的快速下滑趋势。截至2021年底,东北三省总常住人口数从2010年的1.10亿下降到0.97亿,期间下滑1226万人。甚至有人发出了“东北人出生就是为了逃离东北”的感叹。

人口流失问题又蔓延到经济发展的各个环节,令本就艰难前行的东北更为雪上加霜。其中,经济结构中公有经济与民营经济的比例严重失调,一直以来成为困扰整个东北地区的一大难点。

正如很多人口中的“投资不过山海关”,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在东北,很多企业的利润主要依靠政府补贴,缺少市场开拓力,仅依靠关系来维系渠道,使市场的公平交易机制被打破。而进一步放大到产业层面,一旦没有政府扶持,产业内部更是很难完成自我循环。

数据显示,2011年底,辽宁省、吉林省和黑龙江省的经济增速为10.2%、10.5%和10.9%,分别位于全国31个省(直辖市、自治区)的第26、24和22位,而在2019年底新冠疫情发生前,上述三省的经济增速则分别为5.4%、3.0%和4.0%,分别位于第26、31和30位。有分析认为,这说明在全国经济高质量发展转型过程中,东北经济发展不仅未能利用自身资源丰富、工业体系健全和科研院所林立等优势实现新一轮振兴,反而面临着前所未有的重大增长压力。

显而易见,东北地区经济迫切需要改善。

为解决诸多发展症结,2003年底,中央作出了实施东北振兴的战略决策,东北发展迎来了新的历史性转机。

在推进振兴的过程中,东北三省纷纷把国企改革作为振兴的突破口,提出要以攻坚的精神攻克国企改革这一计划经济最坚硬的堡垒。大规模的国企改制使东北的国有经济布局发生了根本性变化,过去单一主体的经济成分逐渐转变为国有、民营和外资等多元主体的混合所有制,外商投资活跃,民营经济也开始在经济舞台上发挥重要作用。

2016年11月,国务院发布新一轮东北振兴战略,其中进一步强调要全面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加快民营经济发展。

今年年初,东北振兴计划再被明确,针对当前制约东北振兴最突出的体制机制等深层次矛盾,将以优化营商环境为基础全面深化改革。

对此,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认为,全面振兴东北,关键有两点,一是以优化营商环境为基础,全面深化改革,以改革新突破形成发展新动力;二是全面扩大开放,深度融入共建“一带一路”,加快构建东北对外开放的大通道、大平台、大布局。

面对东北地区民营经济发展的巨大潜力,如何尽快完善有利于民营经济发展的经济社会环境,唱好深化国企改革这一重头戏,以此形成东北经济转型升级的重要支撑,成为了新时代东北振兴的关键挑战。

事实上,相对于其他省份,东北地区在农业、森林资源、工业基础、地理区位以及旅游资源等诸多方面都具有独特优势。在此背景下,东北地区如何发挥自己的优势提振东北经济,帮助民营经济发展?放眼后疫情时代,如何充分利用独有生态资源,开发旅游资源,推进寒地冰雪经济、生态农业等新产业,推动低碳绿色产业结构的形成?如何与国家重大战略对接和借力,推动资源和市场要素的自由流动?如何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提供新时代下的东北力量?

第一批鹤岗买房的年轻人已经后悔?“空城”爆红背后:为什么东北留不住人?

针对外界关注的诸多问题,由凤凰网财经联合东北证券联合发起“2023长白山高峰论坛”将于2月4日正式召开。活动聚焦贯彻落实党的二十大精神开局之年,把握经济发展脉络,与投资者一道,挖掘市场投资机会,共绘宏伟蓝图。据悉,本次论坛以“展望2023”为主线,重点从宏观政策、东北振兴、民营经济、房地产、能源与旅游等重点行业对2023年经济形势及投资机会进行深度解读。

据介绍,在本届长白山高峰论坛上,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东北亚经济研究院首任院长、中国建设银行原董事长王洪章,深圳市原副市长、哈尔滨工业大学(深圳)经济管理学院教授唐杰,中房集团原董事长、汇力基金董事长孟晓苏,白山市文化广播电视和旅游局局长张扬,洪泰基金创始合伙人、董事长盛希泰,东北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付鹏等多位业内重磅专家届时将齐聚长白山之巅,共同打造一场思想盛宴。


栏目索引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