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字节 我回县城开店 没人看好 月入10万

文|财经故事荟

冕宁县,隶属于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贫穷是大凉山挥之难去的标签,州内17个县中,有11个曾是深度贫困县,一些外地人甚至觉得这里还处在解放前的状态。

在冕宁,特色小吃是炸土豆,而95后益宝和妹妹想开一家轻食店。

除了开明的父母支持外,没人看好,“在凉山卖这些,会有人买吗?”“不用半年,肯定倒闭”。

但结果很“打脸”——店里大排长队,她们一个月就赚了10万元。

像益宝姐妹这样回县城开店的年轻人不在少数,农业农村部发布的数据显示,截止去年底,全国各类返乡入乡创业人员已超过1220万,小红书上就有不少相关帖子:“小县城创业比上班好多了”、“十八线县城卖烤红薯竟然卖爆了”......

通常,奶茶店、面包店、杂货铺等类型的小店都在他们的射程范围内。虽然从零开始,但凭借在外面的见识,对运营的理解,还有“匠心第一,生意第二”的初心,他们的小店别有质感。

但不是每个开店故事都如益宝这般顺利,有人租下店面后迟迟下不了决心,结果被“朋友”抢占先机,也有人选址仓促,月流水不足三千,打起了退堂鼓。

本期《财经故事荟》采访了五位回县城开店的年轻人,她们曾是大厂员工,是大学老师,是外企精英,回归小县城的背后,都是一个特别的故事,或因生死离别,或为追寻自我,如今,她们有一个共同身份——县城创业者。

互联网裸辞后,我用2万开小吃店,两个月回本

祁雅,95后,安徽临泉县,投资2万,20平米小吃店

毕业进入互联网工作一年,祁雅受够了职场内卷,去年毅然裸辞。

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小店,是她一直都有的想法,但迫于风险,毕业时她还是按部就班选择了“正常”就业。

裸辞后,内心声音再次浮现,尤其见到朋友开餐饮店收入不菲,她受到了鼓舞。

由于工作积蓄不多,低成本是唯一选择,祁雅想到了回老家临泉县开铁板豆腐小吃店。

临泉是农业大县,经济不发达,多年卧底安徽最贫困县城,人均GDP连续多年全省倒数第一,4年前才开通第一个高铁站。

但祁雅并不担心,“小吃是大众消费,只要口味好,再选个人流大的地方,就能做起来”。

幸运的是,经过半个月的选址,在一条古特色小吃街上,她碰到了一个20平米的转租店面,不收转租费,已有简单装修,只需支付剩下10个月的房租12000元,再重新定制一个门头900元。

她又找了当地老师傅学习制作铁板豆腐,她学得快,两天就搞定了,学费3000元。

店面和技术的大头解决了,剩下一些杂项,比如材料、工具等费用大概5000元,加起来总共两万左右,一个小吃店就开起来了。

去年10月31号,小店正式营业,铁板豆腐6元一份,鱼饼年糕7元一份,第一天就卖出659元,三板豆腐、两斤年糕全部卖完。

而就像祁雅预想的,只要口味好,客户会帮着做宣传,小店的回头客越来越多,两个月就完全回本了。

尤其在过年高峰期时,半个月营业额就高达两万,祁雅开始攒起了小金库。

她干劲十足,就连疫情封控,也不闲着。

去年11月初,祁雅所住小区因疫情封区,但她还备有豆腐原料不忍浪费,便在小区内临时支摊,没想到被围得水泄不通,不到半小时就卖完了。

不过,创业路上总有糟心事,小吃上手简单,竞争门槛也低。最近一个阿姨在祁雅左边15米的位置,摆起了同样的小吃摊。

据隔壁臭豆腐老板“爆料”,她已经“观摩”祁雅半个月了,有时还偷拍祁雅的操作。

祁雅虽觉膈应,但并不感到威胁,“最终拼得是口味,尤其是对年轻人口味的理解,我有信心。”

字节离职回大凉山开轻食店,我一月赚了10万

益宝,95后,四川冕宁县,投资近20万,40平米轻食店

白天休息不超过三分钟,上厕所要跑着去,晚上回家倒头就睡,这是益宝和妹妹今年1月开了轻食店后的日常。

去年,两姐妹双双辞掉了城市工作,当时身边人觉得她们疯了。

此前,益宝石凉山一所大专院校的计算机老师,妹妹则在成都字节做运营,一个是事业编,一个是互联网大厂,其他人求而不得的工作,两人却弃之如“敝屣”。

原因大相径庭,益宝爱自由,厌倦了学校条条框框的禁锢和教室、办公室两点一线的生活,自觉跳跃的思维被封印;妹妹则因为工作找不到意义,决定先回家调整。

开轻食店的念头只是出于偶然,辞职待业期间,妹妹在小红书上刷到轻食博主,她一向对好看又好吃的东西没有抵抗力,便报名学习了一周。

正是这次学习启发了她们,“原来轻食不一定生冷清淡,也可以这么好吃”,而这也激发了她们更大的情怀——做适合中国胃的健康餐,让更多人打破对轻食的刻板认知和家乡的落后印象。

身边人都“唱衰”,这也难免,冕宁是革命老区,一个电瓶车半小时就能逛完,至今没有大型商场,前几个月刚开通到成都的动车,当地年轻人平均工资只有三千,专属大城市的轻食“文化”,在此能有立足之地吗?

但益宝和妹妹对此有80%的把握,她们唯一的考证是,看到当地不少年轻人会去咖啡馆,便判断他们是乐于接受新事物的。

而对那20%的风险,两人观点一致:哪怕结果不尽人意,但勇敢一试,不会后悔。

将成本控制到20万以内,这是两人能承受的最大损失。她们刻意避开闹市区和商业中心,选了一个阳光能照进来的街边店铺,40多平米的小店,外面有一棵树。

“我们想打造一个有温度的店铺,不想让别人觉得我们就是做生意赚钱的。”

初心决定了精益求精,比如,为了美观,她们将小番茄从竖切四小半改成横切两半,虽然这样耗材更多;愿意花费贵两三倍的价格,购买正品龙利鱼;试过口感不太好的速冻三色豆后,会花更多时间和成本去菜市场买新鲜的。

而为了出品稳定,每逢中午高峰期,她们会关掉单量更大的外卖,确保堂食的质量。

不拘泥于轻食范畴,小店菜单上有100种菜品,意面、韩式拌饭均在其中,最高价不超过30元。

她们会及时根据反馈调整菜品,比如当地人喜欢麻辣重口,就调配出麻辣酱汁,再配上当地特色炸土豆;有人吃不惯较硬的糙米饭,她们便搭配出糙米和大米的混合米,供顾客挑选;以及为不同人群推出月子餐、减脂餐等定制套餐。

用心之下,便有了开头的景象,有的顾客几乎每天都来,还有排不上队的会给益宝发消息,“今天又有好多人,我又吃不上了”。

两人对此始料未及,本以为自己就能搞定,但还是不得已请了妈妈和兼职人员帮忙。

自1月7号正式营业,至今两个多月时间,小店日均达到100单,月流水高达10万,是当地年轻人平均一年工资的近3倍。

惊喜之外,两姐妹提醒自己不要飘,并紧锣密鼓安排好了下半年的进修计划,她们准备去云南学习傣味小吃,再去上海、广州学习当地特色,以便研发融合料理。

其实,如今开店并不比上班轻松,尤其两人自小贫血,有时会累到头晕,但感受是充实的,“上班只是在做任务,而创业开店是把热爱的事做到尽善尽美,能无限延展自己的潜力。”

奶茶店5个月赚10万,我还清了负债‍

于富贵儿,90后,河北无极县,投资5万,20平米奶茶店

一辆绿色脚蹬三轮车,车上摆满了各式饮品,侧面系着一个蒂芙尼蓝的大蝴蝶结,于富贵儿开奶茶店的梦想就这样从摆摊开始了。

开奶茶店是她小时候就有的梦想,但直到26岁才开始落地。之前,富贵儿做过医院收银员、会计助理、健身房销售等不同工作,“平淡且枯燥”。

2021年5月,她在网络上看到有人骑三轮摆摊,装饰很好看,就心动了,也想一试。

上午有这个念头,下午就辞职了,老板以为她在开玩笑。

彼时,富贵儿刚结婚,老公为买房负债20万,还有每月八千左右的房贷车贷,即便如此,他还是支持富贵儿,要给她买电动三轮车。

一辆电动三轮要两三千,富贵儿不舍得,便自己画好设计图,花了600元请人焊了个脚蹬三轮,涂成绿色,系上一个大蝴蝶结。“以前工作什么都得问领导,现在这个三轮的一切布置都属于我,我要把喜欢的一切都组织起来。”

没想到这个蝴蝶结让她成了石家庄摆摊“网红”,第三天开始,每天都排长队,一天收入1500元左右,可后来夜市整顿,干不下去了。

但这段经历给了富贵儿信心,她有了在市区开奶茶店的想法。

不是没有过犹豫,她有点担心疫情,但又觉得,考虑太多,就算疫情过去了,又会有其他担忧,不如开干。

市区开店成本高,为还负债,她和老公的生活本就紧巴巴的,富贵儿“曲线救国”,打算先在老家无极县城试一试。

“穷深泽,破无极”,无极地方小,骑电动车二十分钟就能逛完,没有大商场,也没有星巴克和瑞幸,这里的人喜欢喝蜜雪冰城。

但胜在房租便宜,一年只需一万,富贵儿预算两万五,想小成本赌一把。

去年初,她独自一人去无极准备开店,老公仍在市区工作。

省钱是重中之重,富贵儿自己设计所有细节,再请工人帮忙实施;没钱买柜子,就把家里的搬过来;网购了一个镜子,结果碎了,她便用粘土修复加装饰,看起来完好如初......

不过,还是超了预算,“第一次不懂,走了弯路,很多设备买的太小忙不过来,只能花更多钱更换”,最终,开店成本近5万。

去年4月,“鲤鱼夫妇”奶茶店正式营业了,不少之前摆摊认识的市区顾客驱车50公里来捧场,有人每周都来,还会给富贵儿带雪糕和西瓜,5个月的营业额加上培训学员的费用,达到了10万左右。

这些收入全部还了负债,窟窿一点点在填平,富贵儿很宽慰。

但这背后的代价不小:吃饭不规律,富贵儿胖了十五斤,吃了一个月中药;胳膊捶打柠檬过多,每天都很酸胀;有时有恶意差评,曾有顾客外卖点了6杯饮品,说每一杯都很难喝,没有经验的富贵儿情绪上头,给对方退了款。

但她还是愿意坚持,“每天在店里都很治愈,这是我亲手打造的小店,怎能不爱它?”

眼见生意稳定,去年8月,老公也辞掉了工作,回来帮富贵儿。他们期待着快点还完负债后,再生个宝宝,“不求大富大贵,只求平安喜乐。”

妈妈走后,我放弃外企工作,回老家开手工面包店

映璐,90后,四川泸县,投资15万,50平米面包店

映璐开店的背后有一个悲伤故事。

2021年夏天,映璐的天塌了。

妈妈因肺癌去世,自确诊后,她已坚强挺了三年,但在那个夏天,她说很辛苦,熬不住了。

家一下子空了,映璐本在上海工作,小妹读高三忙于学业,爸爸也剩独自一人,家仿佛支离破碎,她便辞职回老家陪伴。

这个决定无需纠结,原本的工作并非不好,但挑战巨大,映璐在一家全球性航运公司做战略分析,一个定价方案要改五版,平均半天改一版,定案后马上催落地,每周都被追着过,看不到头,她常常写着写着就哭了。

家中有此变故后,映璐更是没有“斗志”应对挑战,她迫切需要的是疗伤。

妈妈生病改变了很多东西,原来的映璐过的是熬夜、无节制饮食、去酒吧、热衷圈子的日子,但如今她自觉生命脆弱,开始健身,吃健康的食物,学会独处。

关于未来,映璐并无目标,躺平半年恢复一点精气神后,她凭着爱好,断断续续去面包房学烘焙,一开始只是为了消磨时间、忘却烦恼,但逐渐咂摸出了别样的快乐——会因为亲手制作的面包出炉这样简单的事而开心,这是她很久没体会过的感觉。

而且,做面包给了她掌控感,“不像之前的分析工作,积累再多经验都捉摸不透,做面包是实打实摸得着,能捏在手里的技术。”

能量在烤面包中一点点恢复,她回忆起陪妈妈去美国治疗时的谈心,她说工作找不到价值,喜欢做饭,原本鸡娃盼着她出人头地的妈妈竟鼓励她趁年轻去做,很可能会失败,但不试会后悔。

映璐决定开一家手工面包店,瞄准的是县城公务员、老师和小孩儿,这并非冲动,她认真分析了可行性,判断有90%的概率能活下来。

泸县经济不算差,有三个工业园区,年轻人的人均月收入虽然只有三千左右,但他们乐于“及时行乐”,在吃喝玩乐上不怎么节省,三年前,瑞幸咖啡开到了这里,挺受欢迎。‍‍‍‍‍‍‍‍‍‍‍‍‍

而原来的分析工作也给了映璐商业敏感度,“县城里有几家老式连锁面包店,我能估算出它们的毛利,朋友反馈我的面包口感更好,说明有市场,虽然我的材料成本更高,利润不如它们大,但活下来基本没问题。”

去年2月,她租下了不到50平米的店铺,但落地并不顺利。

因为非科班出身,她自觉技术还需精进,便四处探店走访,10个多月后才开始装修,今年3月底才能开业;期间,她将思路告诉了一位认识的阿姨,结果人家抢先一步,2月初就开张了。

这让她一度想放弃,前辈的话点醒了她,“我比同行晚了一年,但我半年做到了全成都面包店复购率第一,只要产品足够好,早开晚开有什么关系?”

映璐重整旗鼓,很多个深夜,她一个人去店里做面包、练手艺,听着《三体》有声书留下的回音,她觉得自己仿佛也置身于空旷的宇宙,孤独的行走着。

但她不觉难过,“在生活里挣扎得越厉害,生命力就越旺盛,熬过去,自我就升级了。”

每天只有一两个顾客,但她们说我的美甲技术一定会打出招牌

姜小鱼,95后,江西会昌县,投资8万,30平米美甲店

去年初,28岁的姜小鱼觉得年龄大了,不想在宁波飘了,决定回老家江西会昌县,方便照顾父母。

她做了5年美甲,回去后也想找个同类工作,但老家工资比宁波低了一倍多,心里难免有落差。

前老板劝她,与其打工,不如自己开店,反正有技术。

姜小鱼犹豫了两个月,一是资金不够,二怕经营不好,毕竟,会昌经济水平在江西省排中下等,前两年才摘掉贫困县的帽子,年轻人倾向于去外地工作,留下来的人均收入只有两千多,美甲生意如何小鱼心里没底。

但继续打工又不甘心,朋友鼓励她,“你还这么年轻,就算失败了,几万块怕什么?”

小鱼想起爸妈操劳了一辈子,如果创业成功,既能改善生活,也能让他们骄傲,便决定一搏。

但一个人开店的难处,她怎么都没想到。

第一个难题就是选址,如今的县城她早已不熟悉了,不知道哪里有出租店面,且彼时她还借住在朋友家,急于定下来,便匆忙选了一条商业街上的店面,30平米左右,周边还有10家美甲店,而这倒是让小鱼有些放心“这么多店,说明有需求吧”。

装修阶段,她不知道怎么找工人,有时旁边有师傅在装修,害羞的她也不好意思去问,“一件看起来如此简单的事,落实起来却很困难。”

布置店铺时,有时材料还没到,她到店后没事可做,但又要逼着自己找事做,才能缓解焦虑。

一个多月的准备阶段里,她打过两三次退堂鼓,虽然只是情绪上的,但还是有委屈。很久之后,某次和妈妈因小事吵架时,委屈倾泻而出,她“质问”妈妈知道自己多累吗,为什么那段时间不关心自己。

而当小店终于在去年9月开业后,她遇到了更大的打击——本以为所在商业街很繁华,每天至少能有三个顾客,营业额至少200元左右,但实际只有一两个,甚至一个都没有,月流水勉强与2000多的房租持平。

“我知道生意要积累,但真面对时,还是非常难受。”

那段时间,小鱼每天起床后都给自己打气,但下一秒就很低落,心跳厉害,全身发抖,所幸,有过来帮忙的表妹陪伴开导。

直到春节假期,伴随学生和在外务工的年轻人返乡,小店总算迎来了小高峰。不少人因为小红书前来,小鱼忙坏了。

最累的一次,从早8点到凌晨1点,连吃饭喝水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开始还能谈笑风生,后面就没表情了。”

累归累,但结果喜人,春节期间,每天的营业额翻了10倍,最高有八九百元。

更重要的收获是,一些年轻人体验到小鱼的服务后,惊叹小县城里竟有这样的美甲技术。

其中一位顾客特意观察了二十几天后的美甲效果后,给小鱼发来好评,“二十几天了,甲片一点没起胶,甲面依旧光滑,你的技术是我做过这个价位里最好的,以后你肯定会打出招牌!”

小鱼感动坏了,这让她更加坚定慢工出细活的初心和小店的未来——用大城市习得的技术,对小县城“降维打击”。

虽然,如今很多顾客返回了城市,小店每天又恢复到只有一两个人,但小鱼已经不慌了,她打算趁空闲时间进修技术、学习营销、做好宣传,然后静待积累。

“希望今年底能挣回本金,再买个车,带爸妈出去旅游。”(文中采访对象皆为化名)


栏目索引
相关内容